多國項目鬧資金荒 一帶一路基建融資如何走出困境?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9 16:45:53
  本報訊/從馬來西亞、緬甸、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到現在的巴基斯坦,一個個原本標榜為一帶一路靚麗名片的基建項目,如今卻先後陷入資金周轉困境。五年來火速前進的一帶一路“高鐵”,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陷入外匯儲備危機的巴基斯坦,上月初正式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開啟貸款援助程序,不禁讓外界聯想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有分析認為,該項目成本過高、收益太小,可能加重了巴基斯坦的債務負擔。

  儘管新上任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上周訪華時強調走廊是重大發展機遇,將繼續堅定推進走廊建設,中國總理李克強也說,走廊實施的項目是經過充分論證、符合商業原則、有經濟回報的,但兩國領導人的信心喊話並未消除巴基斯坦國內對走廊經濟效益的質疑。

  從馬來西亞、緬甸、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到現在的巴基斯坦,一個個原本標榜為一帶一路靚麗名片的基建項目,如今卻先後陷入資金周轉困境。五年來火速前進的一帶一路“高鐵”,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學者:項目缺透明性和可持續性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莫里斯·格林伯格榮譽主任韓磊(Paul Haenle)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分析,許多一帶一路項目缺乏透明性和可持續性,是該倡議最大的致命傷。

  以斯里蘭卡為例,當地官員一開始就質疑,位於哥倫坡的海港仍有擴建空間,沒必要在漢班托塔再修建新的港口;當地政府開展的可行性研究也表明,漢班托塔港的經濟效益極低。

  不過,親華前總統拉賈帕克薩執意推進該項目,幾年後,斯里蘭卡政府因無力償還拖欠中資企業的80億美元(110億新元)而陷入債務漩渦。作為抵押,斯里蘭卡去年簽署了99年租約,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中國。

  有分析批評,一些政客喜歡耗巨資修建經濟效益不高的“面子工程”,作為項目評估方,中國應該更謹慎挑選真正能給當地人帶來實惠的民生工程。

  韓磊也指出,許多一帶一路項目的招標程序不透明,可能滋生腐敗問題。

  IMF總裁拉加德本月初就說,巴基斯坦若要尋求IMF貸款援助,就必須“絕對透明地”公開所有債務,包括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拖欠中國的債務。此前有人質疑,中巴經濟走廊的條款或對巴國不利,不排除有巴方人員抬高價格,中飽私囊。

  也正因項目不透明,引起外界質疑,一帶一路項目受益最大的其實是中國,而非項目所在國。巴基斯坦國內就有輿論指出,中國要求巴國以高價購買中資建設的發電設施,就是在讓中國企業獲利。

  有分析就指出,很多一帶一路項目最終都落在中國企業手中,項目的落地和建設也只聘用中國勞工,並沒有為當地經濟發展帶來多大的好處。

  中國放貸不按國際秩序 專家籲加入巴黎俱樂部

  也有專家批評,中國放貸沒有遵循國際慣例,打亂了國際借貸秩序,可能在新興市場中掀起一波債務危機。

  這些慣例包括:系統性評估負債國的經濟情況和債務償還能力;要求負債國進行必要的經濟和政治體制結構性改革,包括擴大開放、引入市場經濟、貨幣貶值、提高國內稅率、解決貪污問題等;以及在出現債務危機時,協助負債國重組債務,甚至是寬免或撤銷債務,而不是要求負債國以資產抵押來還債。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兼職高級研究員海蒂·克里博-雷迪克(Heidi Crebo-Rediker)日前就撰文呼籲中國加入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

  巴黎俱樂部是成立於1956年的非正式國際組織,它同IMF和多邊發展銀行合作,為負債國和債權國提供債務安排,目標是把負債國拉回到可持續經濟的軌道上。其成員包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日本等22個常任成員國。

  中西方借貸理念不同

  克里博-雷迪克直言,中國要世界擁抱一帶一路倡議,首先就必須成為負責任的債權國,遵循透明、可行、可持續借貸的國際貸款規則。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顧清揚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如果債務重組是處理國家債務問題的國際慣例,中國就應該接受。但他強調,在借貸理念上,中國和西方是有本質上的不同。

  他說:“西方的貸款先決條件,包括經濟發展水平、人權、腐敗、政府透明度等,很多發展中國家都無法滿足,因此往往拿不到貸款。”

  “而中國認為,這些要求是對的,但它是結果,不是條件。這些國家現在工業不發達、償還能力不足,但中國可以先幫它們把基建項目建起來,以後產生盈利、有現金流了,再慢慢還錢。”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也說,中國提供的是一套有別於西方自由派“市場經濟主導”的替代方案。

  他說:“中國強調的是先發展、後改革。投資基建要看長遠,一開始要由政府主導,為市場經濟創造條件後,經濟才可以長遠運轉,達到良性循環。這才是解決債務問題的根本途徑。”

  王義桅說,一些政府因國內腐敗,濫用中國的貸款,結果捲入債務危機,這筆帳不能算到中國頭上。

  中國學者:對基建投資中國正在試錯

  但他也承認,對於基建投資和貸款,中國仍在試錯過程中,“現在看起來有一點問題,但總體還是可行的”。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上周就在一場國際研討會上表示,一帶一路項目的債務可持續性是個“複雜的問題”,但中國有能力解決。她說,北京會鼓勵中方企業、金融機構未來在開展項目時,以經濟社會效益為導向,“合理設計項目融資結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8月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五周年座談會上也說,一帶一路至今已繪就一幅“大寫意”,今後要繪制好精謹細膩的“工筆畫”。他要求搭建更多貿易促進平台,注重貿易平衡,引導社會資金共同投入沿線國家的項目。

  王義桅建議:“我們可以嘗試拓寬融資來源,包括利用絲路基金、亞投行和多邊投資機構等融資平台,吸引各國資金參與進來。中國也在探索債務風險評估、爭端解決機制等方面的工作。”

  韓磊則說,全球基礎設施建設目前還存在很大的資金缺口,中國願意在此過程中扮演建設性角色,是值得鼓勵的。但一帶一路項目近來遇到麻煩,也切實反映了中國在不熟悉的政經環境中大規模實施基建工程的巨大難度。

  他提議,中國應公開項目的經濟數據、貸款條件,並對所有項目開展有效的風險、可行性和可持續性評估,以具體行動回應國際社會的關注。

  他說:“在一帶一路提出五年的節點上,中國可以借機反思這項偉大工程的成敗經驗,從中汲取教訓,確保未來的項目不要重蹈覆轍。”

  來自/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