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雙撤軍”緣何撤而不盡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9-18 12:00:51
  本報訊/近日,美國軍方明確表態,駐伊拉克和阿富汗美軍規模將分別於9月底和11月前縮減至約3000人和4500人。歐美主流媒體均指出:“雙撤軍”的時間與美國總統大選契合,服務於大選是其重要考量。 

  贏得大選、繼續執政,是當前美國總統川普及其決策團隊的絕對重心。但大選結束後,不論共和黨或民主黨哪個黨派上台執政,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駐軍、中東和中亞的軍事戰略布局、美國的全球地緣戰略,都是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撤而不盡,留著兩條“駐軍的尾巴”以拖待變,這一舉措夾雜著美國決策層的現實政治目的與長遠戰略意圖。 

  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從開始至今經歷了金融危機、兩黨執政輪替和反恐政策變化,伴隨著“阿拉伯之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崛起、難民潮等諸多相關問題,持續並強有力地影響著美國國內政局的走向。其中的輕重利害,川普自然心知肚明。 

  這兩場戰爭,美國在戰場上出現了“高開低走”“前易後難”的現象,引發了地區大範圍動蕩。在阿富汗,美國扶持的政權長期不穩,塔利班剿而不滅。在伊拉克,原有政權瓦解後,民主化改造“水土不服”。這兩場耗資巨大的戰爭,也加重了美國的財政負擔,成為耗費美國國力“難以愈合的傷口”。 

  奧巴馬上台後,從地緣戰略角度做出了“撤軍伊拉克,增兵阿富汗”的決策。2011年底,奧巴馬正式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加大對傳統大國的重視。但是,當中東局勢惡化、美國重點扶持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權出現危機,又有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崛起、俄羅斯強勢介入時,奧巴馬政府不得已重新增兵伊拉克並加大對阿富汗的軍事關注。這表現出當時美國決策層出現了明顯的戰略猶豫。 

  川普不是這兩場戰爭的發動者,但他一上任就面對著這兩場戰爭造成的影響和亂局。他的決策團隊從一開始就面臨著多年戰爭後美國國內問題開始凸顯的現狀,其思考範圍和行動能力均受這一現狀的制約。在美國全球戰略收縮和兵力調整中,川普從美國國家利益和重要盟友的角度出發,對中東和中亞方向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給予了一定關注。 

  伊拉克對阿拉伯各國、伊斯蘭世界、歐洲,特別是美國戰略盟友以色列有重要影響。在以色列、沙特等國眼中,伊拉克是對抗伊朗“擴張”的重要前沿。這些國家擔心,美國撤出伊拉克後,伊朗對伊拉克的影響力將進一步增強,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之間的合作將進一步深化,從而影響中東的地緣政治格局。而阿富汗周邊,東面是中國,北面是中亞五國,西面是伊朗,南面是巴基斯坦,都是美國關注的重點國家。從地緣角度看,被美國稱為“無賴國家”、被以色列視為死對頭的伊朗,恰恰被伊拉克和阿富汗夾在中間。 

  這麼重要的兩個戰略支點,決定了美國決策層不會輕而易舉地撤軍走開。宣布撤軍而不徹底撤軍,既可以迎合美國國內部分民眾的厭戰情緒,又可以緩和與軍方的矛盾,爭取軍人及其家庭成員的選票;既可以履行川普縮減海外駐軍規模的承諾,又可以保留美軍在中東和中亞的前沿存在;既能緩解盟友安全焦慮,也能在需要的時候順利地實施“重返”。這種“雙撤軍”的高調表態,充分體現了“商人總統”川普的利益權衡和美國全球軍事布局的戰略考慮。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這一決定,必然引發美國中東盟國的關切,給地區反恐形勢和安全穩定帶來新的變數。(來源:解放軍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