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宏觀縱覽/中國企業數量穩居《財富》世界500強第二位 合規成最大軟肋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0-12 02:52:38
  2018年最新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發佈了。《財富》雜誌每年按照銷售收入的大小排列出全球最大的500家公司。同時,這個榜單也發佈這些公司的年利潤、總資產、所有者權益以及員工人數等一共5個資料。依據這個榜單的資料,人們可以瞭解全球規模最大的企業的最新發展趨勢。
  通過縱向的不同年份的比較和橫向的不同企業的比較,人們既可以瞭解企業的興衰,也可以瞭解企業的銷售收益率和淨資產收益率以及全員生產效率等經營品質的變化。與此同時,我們還可以按照國家或地區來研究這個國家或地區企業群體的變化。
  從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中我們可以得到如下新的資訊。
  1. 2018年世界500強企業經營狀況明顯改善
  剛剛發佈的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反映的是2017年全球最大的500家企業的資料。與上年相比,2017年世界500強的銷售收入近30萬億美元,同比增加8.3%。2017年世界500強獲得創紀錄的利潤1.88萬億美元,同比增加23%。2017年世界500強的銷售收益率達到6.3%,淨資產收益率達到10.9%,都超過了2016年世界500強的資料。2017年《財富》世界500強的經營狀況明顯改善。
  隨著銷售收入的增加,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門檻(最低銷售收入)也從2016年的216億美元上升到236億美元。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後,世界500強的經營狀況跌入穀底。2009年世界500強的總銷售收入為23萬億美元,利潤只有9,600億美元。此後世界500強的經營狀況逐步恢復,到2014年銷售收入達31萬億美元,利潤1.6萬億美元。今年排行榜上的世界500強雖然銷售收入還不及2014年,但是利潤已經超過了2014年。
  2017年世界500強的利潤的大幅度增加,預示著全球企業在未來有較充裕的資金用於投資和並購,世界經濟有可能繼續增長。
  2. 中國企業在世界500強排行榜中的地位繼續提升
  隨著中國經濟總量的迅速增加,中國企業的規模也越來越大。2008年,進入排行榜的中國大陸企業37家,以後逐年迅速增加。到2017年,中國大陸企業(包括香港企業)已經有111家進入排行榜。進入2017年排行榜的中國大陸企業數量恰好是10年前的三倍。目前,中國企業數量在《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中僅次於美國,穩居第二位。
  從1995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同時涵蓋了工業企業和服務性企業以來,還沒有任何一個其它國家的企業數量如此迅速地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進入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不僅數量增加,企業經營狀況也接近世界500強的平均水準。
  2017年,世界500強平均銷售收入600億美元,中國入榜企業平均銷售收入610億美元;世界500強平均利潤38億美元,中國入榜企業平均利潤31億美元,低於世界500強的平均水準。世界500強淨資產平均344億美元,中國入榜企業淨資產平均350億美元。根據這三個數位計算的銷售收益率和淨資產收益率,中國企業略低於世界500強的平均水準。
  如果與傳統經濟大國日本、德國和法國的企業相比,入榜中國企業的平均銷售收益率與淨資產收益率與他們持平。
  據此,中國企業作為一個整體,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的表現應該給與積極評價:中國企業在世界500強榜單中的數量不斷增加,穩居全球第二的地位;與此同時,中國企業的經營狀況也接近世界500強的平均水準。
  3. 與美國企業相比,中國企業還有很大的差距
  美國企業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一直處於領先的地位。美國企業在這個榜單中是數量最多的企業。雖然近年來美國企業在榜單上的數量不斷下降,但2018年排行榜上仍然有126家,排名第一位。與此同時,美國企業的經營狀況也處於領先地位。一般來說,銷售收益率和淨資產收益率兩個指標能夠體現企業經營狀況優劣。美國企業的這兩個指標一直遙遙領先。
  如果說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接近世界500強的平均水準,那麼,與美國公司相比,中國企業還有比較大的差距。
  2018年,入榜中國大陸企業111家,平均銷售收入610億美元,平均淨資產350億美元,平均利潤31億美元。根據這三個資料計算,入榜中國企業平均銷售收益率5.1%,平均淨資產收益率8.9%。
  2018年,美國入榜企業126家,平均銷售收入705億美元,平均淨資產381億美元,平均利潤52億美元。據此計算,入榜美國企業平均銷售收益率達7.4%,平均淨資產收益率達到13.6%。這兩個資料都大大超過了入榜的中國企業。
  如果考慮到中國和美國入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數量的差別,上述差距則更加擴大。2018年美國入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132,403人,中國入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182,637人。中國企業員工人數是美國的1.38倍。美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53萬美元,中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只有33萬美元;美國企業人均利潤4萬美元,中國企業人均利潤只有1.7萬美元。由此看來,中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和利潤遠遠低於美國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縱向比較,即比較中國企業近年來的資料,我們發現近年來入榜中國企業的銷售收益率和淨資產收益率兩個指標是處在下行通道上。2013年,入榜中國企業銷售收益率5.4%,2017年為5.1%;2013年,入榜中國企業淨資產收益率11.7%,到2017年只有8.9%。這個情況應該引起中國企業管理者以及相關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
  4. 中國企業產業結構調整面臨嚴峻挑戰
  與入榜美國企業相比,既可以發現中國企業存在的弱點,也可以看到中國企業所屬產業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而發現中國產業結構與美國產業結構的差異。
  我們把入榜中國企業和美國企業所在的產業進行了歸納和分析,發現兩國企業所在產業結構有很大不同。
  首先,當美國已經步入後工業化階段產業結構時,中國還處在工業化階段。
  2018年入榜中國企業集中在如下幾個產業:能源礦業17家,商業貿易13家,IT領域(包括電信、互聯網、電腦等硬體製造、軟體等)11家,銀行10家,金屬冶煉及製品9家,保險7家,工程建築7家,汽車7家,航空與國防6家,房地產5家。
  2018年入榜美國企業則集中在如下幾個產業:IT產業18家,保險公司15家,商業貿易公司15家,能源礦業公司12家,生命健康產業12家,食品生產加工10家,銀行8家,航空與國防6家,製藥5家。
  通過入榜中美企業對比,可以看出,能源礦業、商業貿易、IT、銀行、保險、航空與國防等6個產業兩國企業都很集中。但是,中國數量眾多的金屬冶煉及製品企業(9家)、工程建築企業(7家),汽車企業(7家),房地產企業(5家),入榜美國企業在這些產業或者沒有,或者極少。例如,美國入榜企業中沒有房地產企業、工程建築企業、金屬冶煉企業;入榜的美國汽車企業僅有2家,而中國有7家。
  與此同時,入榜美國企業集中在衛生健康批發和衛生健康和保險管理式醫療(10家)、食品生產加工(8家)、製藥(5家)和娛樂產業(3家)共26家。在這幾個與生活和健康密切的產業裡,很少有中國企業。
  其實,隨著經濟進一步發展,特別是推動國內需求的發展,與生命健康和生活相關的產業必然會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產業。入榜美國企業高度集中在生命健康、食品生產加工、製藥以及娛樂業恰恰表明了經濟高度發展階段產業發展的方向及結構,體現了後工業化時代的產業轉型和結構調整的方向。
  2018年入榜美國企業所處產業結構恰恰是後工業化時代的產業結構,而入榜中國企業所處產業結構則還具有工業化階段產業結構特點。中國企業應該瞭解美國產業結構特點,在推進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借鑒美國產業發展的經驗。今後,在擴大內需市場的過程中推進與民眾生活、健康相關的產業發展。
  其次,中國銀行業利用壟斷地位獲取超額利潤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銀行在入榜中美企業中地位有明顯差距。2018年入榜的美國銀行共有8家。這8家銀行2017年平均銷售收入675億美元,平均利潤96億美元。與其他美國入榜企業相比,8家銀行的利潤大大高於全部企業的52億美元的平均利潤水準。但是,8家美國銀行總利潤雖然高達768億美元,卻僅僅占126家美國入榜企業總利潤的11.7%。
  2018年入榜中國大陸企業111家,其中銀行10家。這10家銀行在2017年平均利潤179億美元,遠遠高於全部入榜中國企業的利潤水準(31億美元)。10家中國銀行總利潤高達1,760億美元,占111家中國大陸入榜企業總利潤的50.7%。
  近年來,中國加入《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的銀行每年的利潤總額往往都超過全部入榜企業總利潤的一半。企業利潤多數流向銀行。形成這樣的局面並不是中國的銀行經營水準超高和競爭力超強,而在於銀行業的准入限制造成的壟斷經營以及政府宏觀金融調控政策不當造成的銀行特殊地位。銀行本來應該服務於實體經濟以及其他產業的發展,如果借助自身壟斷經營優勢而獲取超額利潤,則必將阻礙實體經濟以及其他產業發展。
  令人高興的是,今年6月底,中國政府決定大幅度放開外資銀行的市場准入。如果在對外資銀行開放的同時,更多的民營銀行業加入金融業競爭,才能有望結束多年來銀行業借助壟斷地位獲取超額利潤影響實體經濟發展的經濟病態。
  再次,中國高新技術企業競爭力與美國差距明顯。
  IT產業彙聚了大批高新技術企業。2018年入榜中國企業集中在IT產業的有11家,彙集了中國移動等三家電信公司,阿裡巴巴、騰訊、京東等互聯網公司,以及華為、聯想、美的、海爾等著名電子企業。11家企業平均銷售收入516億美元,利潤40億美元。
  2018年入榜美國企業集中在IT產業的有18家之多,彙聚了蘋果、亞馬遜、微軟、IBM、英特爾、思科、Facebook等全球著名企業。美國這18家企業平均銷售收入達到841億美元,平均利潤達到128億美元。2018年美國入榜IT企業銷售收入是中國企業的1.63倍,利潤是中國企業的3.2倍。
  優異的經營數字的背後是眾多美國企業具有領先的創新能力以及全球價值鏈的管理能力。他們不僅具有核心技術和產品,而且具備吸納、整合全球最優資源和引領全球價值鏈的管理能力。硬實力與軟實力的結合,使這些企業能夠佔據全球價值鏈/產業鏈的上游。
  近年來,一些產業政策實際上是在引導企業打造中國價值鏈/產業鏈而不是全球價值鏈。事實上,這是中國高新技術企業落後於美國企業的主要原因。在全球價值鏈競爭的時代,僅僅打造中國價值鏈難以同全球價值鏈競爭。我們應該腳踏實地學習美國的這些先進企業,在融入全球價值鏈/產業鏈的過程中不斷提升。
  5. 強化合規管理提升企業軟實力
  有8家中國企業跌出了2017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它們是:安邦保險集團、海航集團、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大連萬達集團、中國國電集團公司、山西焦煤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和新華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等。
  一般情況下,從世界500強排行榜跌出往往是因為銷售收入達不到新的排行榜的門檻。然而,在未能進入2018年榜單的8家中國企業中,有的並非因為銷售收入達不到入榜門檻。舉例來說,2017年,安邦保險公司銷售收入608億美元,在2017年排行榜名列139位。海航集團銷售收入530億美元,排名170位。中國華信能源公司銷售收入438億美元,排名222位。萬達集團銷售收入285億美元,排名380位。這四家企業上年的銷售收入都遠遠高於2018年的排行榜門檻,它們跌出2018年排行榜另有原因。
  其中,海航集團和萬達集團有相似之處,即過度運用杠杆擴張和非理性對外投資導致資金周轉陷入困境。
  其它幾家企業由於不同程度違法違規經營,被司法部門或監管部門調查或處理,導致企業經營困難,從而難以進入2018年世界500強排行榜。
  由此,對這幾家企業跌出榜單的原因應該引起大家重視。
  近年來,進入世界500強排行榜的中國10家銀行中,中農工建四大國有銀行的一些海外機構都因反洗錢不力等原因而被國外監管機構查處。進入世界500強榜單的中國央企,也已經有多家企業的高管因腐敗問題而被查處。聯繫到最近被美國政府嚴厲處罰的中興公司案例,我們認為,中國企業,特別是走向世界的中國企業,面臨強化合規管理、防範合規風險的嚴峻挑戰。如今,合規風險已經成為了中國企業面臨的核心風險。
  近年來,強化合規管理已經從反腐敗合規擴展到包括競爭規則合規(反壟斷)、金融規則合規(反洗錢)、貿易規則合規(遵守出口管制以及經濟制裁之規)以及資料保護合規智慧財產權合規等全面合規。合規已經成為中國企業參與全球競爭必須跨越的門檻,同時也成為了重要的軟實力。對於剛剛走向世界的中國企業,既面臨全球價值鏈/產業鏈帶來的競爭方式的挑戰,也面對全球企業強化合規帶來的競爭規則的挑戰。
  目前,強化合規已經引起中國政府的高度重視。中央明確要求企業建立合規管理制度,增強合規經營意識,在海外經營中遵規守法。中國企業只有把握全球企業合規發展新趨勢,加強企業合規體系建設和合規文化的培育,才能夠成功應對挑戰,從數量型增長到品質型提升,成長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