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邀俄重返G7 俄回絕"好意"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25 09:26:37
  本報訊/8月24日,為期3天的七國集團(G7)峰會在法國南部城市比亞里茨召開。此次峰會召開前夕,8月1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法舉行會晤,就一系列重大國際問題交換意見。會晤中,法方邀請俄方參加2020年的G7峰會。美國隨後也表示了支持。

  然而,面對G7成員國拋出的“橄欖枝”,俄羅斯似乎興味索然。曾經的八國集團(G8)能破鏡重圓嗎?世界對此充滿懷疑。特殊時間節點的特殊會晤,釋放了俄歐關係轉圜的積極信號,也為今明兩年的G7峰會增加了新看點。

  法美熱情邀請

  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8月19日報道,普京當天與馬克龍進行了3個半小時的會談,重點討論了伊核協議、敘利亞、烏克蘭和利比亞等國際問題。

  更令人關注的是,在此次會晤中,作為今年G7峰會的東道主,馬克龍率先向普京傳遞希望俄羅斯重返G7的信號。

  時隔5年,俄羅斯和G7關係迎來轉機。作為最後一個加入八國集團的成員國,1997年,俄的加入讓G7變成G8。2014年,因為克里米亞危機,俄被終止G8成員國資格,G8又變回G7。

  面對法方拋來的“橄欖枝”,俄方難忘“舊傷”。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普京在與馬克龍會談時表示:“G8已經不存在,我們如何能回到不存在的組織?如今是G7。我們從來沒有拒絕過8個國家展開工作的可能性。俄羅斯本應舉辦G8峰會,但是我們的夥伴並沒有抵達。”但普京也表示:“G8已經不存在,但是俄羅斯願意接待G7所有夥伴國家。”

  法國極力斡旋。據美國有限電視新聞網報道,8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和馬克龍在電話交談中達成一致,希望邀請俄羅斯參加明年的G7峰會。

  美國順水推舟。據“今日俄羅斯”報道,川普8月20日在白宮會見羅馬尼亞總統克勞斯·約翰尼斯時表示,俄羅斯重回G7是“再合適不過的”,“我當然願意看到G8再現。如果有人提出動議,我樂於支持。”

  這不是川普政府第一次力挺俄羅斯返回G7。俄方態度謹慎。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表示,莫斯科等待有關邀請俄方出席2020年七國集團(G7)峰會的具體提案,該提案應交給俄羅斯審議。

  G7內部反對之聲不絕於耳。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8月22日報道,歐盟反對俄羅斯重返G7。一名歐盟高官稱:“歐盟堅定地認為,2014年把俄羅斯排除出G8的原因仍然存在……無條件邀請俄羅斯參加G7峰會將是有害的,是軟弱的表現。”英、德兩國領導人也反對俄重返G7。

  美歐裂痕凸顯

  在烏克蘭問題尚未解決的情況下,法美為何對重新拉俄“入夥”表現熱情?

  “主要有兩重考量,既有西方國家集體的考慮,也有美國對外戰略的考慮。”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姜毅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一方面,自2014年俄羅斯被開除G8後,西方國家發現,伊核、敘利亞和烏克蘭等很多國際問題離開俄羅斯後沒法解決。另一方面,川普政府上台後,一直試圖改善對俄的關係,但收效甚微,讓俄重回G7也是其對俄政策的延續。

  美歐分歧也是歐洲向俄釋放善意的重要原因。據路透社報道,由於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在G7成員國中撕開巨大裂縫,歐洲國家與美國就自由貿易、氣候變化等事項分歧很大,今年峰會勢必很難通過聯合公報,有可能會成為1975年以來首次不發表公報的G7峰會。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表示,隨著美歐分歧日益加深,G7達成共識的難度越來越大。隨著內部問題越來越多,歐洲在很多國際事務中難以獲得和美國平等的談判籌碼。馬克龍希望把俄羅斯拉進來,改變G7峰會的議程設置,給美國施壓,對抗美國單邊主義政策所帶來的不確定性。而俄羅斯也有改善和歐洲關係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法國把自己視為改善俄歐關係的“領頭羊”。馬克龍直言,雖然俄羅斯與歐洲在過去數十年來存在各種誤解,但俄羅斯是歐洲的一部分,“希望重新構建一個在歐盟和俄羅斯框架下的安全和互信關係。”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馬克龍在與普京會晤後表達了對俄羅斯未來融入歐洲的信心。他在推特上寫道:“我相信俄羅斯的未來完全是歐洲化的。我們相信這樣的歐洲一定會到來——一個從里斯本延伸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歐洲。”

  “這是馬克龍的‘大歐洲’構想,反映了法國外交理念的重大轉變。”崔洪建分析,最近幾年,法國一直在提倡“歐洲主權”概念,主張歐洲聯合自強。與以往不同,這次他把“歐洲主權”概念擴大到俄羅斯加歐盟。

  俄方仍在觀望

  俄羅斯對重返G7熱情不高。俄新社8月21日報道稱,俄聯邦委員會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科薩切夫表示,由於受到G7國家的制裁,假設俄羅斯現在重回該集團,意味著承認成員國之間權利和機會的不平等。即使制裁被取消,G8對於俄羅斯而言也極為不便,因為這將是“七加一”的模式。

  崔洪建認為,歐俄、美俄之間存在很多結構性分歧,徹底解決非一日之功。歐盟和美國都在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這個問題能否解決,對俄羅斯能否回歸G8至關重要。對俄羅斯而言,如果美歐只是給俄羅斯一些口頭承諾和一個虛設的位置,對俄羅斯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好處,回歸G7是沒有必要的。

  G7影響力早已今不如昔,也令俄羅斯對其興趣漸失。俄外長拉夫羅夫曾表示,俄羅斯不需要重返G7,俄羅斯在上合組織、金磚國家、二十國集團等多邊國際組織中運作良好。

  “G7很需要俄羅斯,但俄羅斯對重返G7仍持觀望態度。”姜毅表示,俄羅斯在堅持一些基本原則方面態度堅決。至少G7不能對俄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需要拿出誠意。未來,G8到底想干什麼,西方必須給俄一個明確答覆,但很顯然,西方國家現在自己也沒想清楚G8到底要干什麼。

  崔洪建表示,邀請俄重返G7是法俄會晤的一項成果。法俄雙方都希望釋放一些積極信號,但能否產生實質性影響,影響有多大,還要看有沒有後續行動和務實合作。從長遠趨勢來看,俄歐之間的善意互動將影響國際格局走向。歐洲正在重新調整自己在美俄關係裡的定位,試圖探索一種相對等距離的大國相處模式。

  姜毅指出,俄能否出席2020年G7峰會無疑是今年G7峰會的重要議題之一。如果橫亘在俄歐、美俄之間的原則性問題沒有解決,俄對於參加G7預計不會很積極。即使參加了,新的G8也難以回到像從前一樣,充其量不過是俄與西方國家對話的一個平台而已。

  (來源:中國經濟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