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日報》:英雄壯舉撼邊陲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20 06:56:54
 上海《解放日報》20日頭條新聞如下:

 “‘大馬’,我帶你試試塑膠跑道,咱部隊還沒有呢!”

 山城重慶,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春雨初歇,戰友重逢,一場3公裡夜跑成了最隆重的紀念。

 “大馬”名叫馬璽君,是南部戰區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而他的戰友,正是掃雷英雄——杜富國。

 幾個月前,他們一起在雲南邊境從事和平年代離危險最近的工作——掃雷。2018年10月11日,在處置一枚少部分露於地表的加重手榴彈時,杜富國對同組作業的戰友說“你退後,讓我來”,獨自上前排彈。沒想到,排彈時突遇爆炸,杜富國用身體擋住彈片,保護了戰友,自己卻身受重傷……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導——

 
英雄壯舉撼邊陲

——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

■張首偉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特約記者 李大勇 歐陽治民

 
1月25日,在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頒獎儀式上,杜富國莊嚴敬禮。張永進攝

“‘大馬’,我帶你試試塑膠跑道,咱部隊還沒有呢!”

山城重慶,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春雨初歇,戰友重逢,一場3公裡夜跑成了最隆重的紀念。

“大馬”名叫馬璽君,是南部戰區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而他的戰友,正是掃雷英雄——杜富國。

幾個月前,他們一起在雲南邊境從事和平年代離危險最近的工作——掃雷。2018年10月11日,在處置一枚少部分露於地表的加重手榴彈時,杜富國對同組作業的戰友說“你退後,讓我來”,獨自上前排彈。沒想到,排彈時突遇爆炸,杜富國用身體擋住彈片,保護了戰友,自己卻身受重傷……

雖然從此身體不再健全,但杜富國從不後悔。即使再發生一次,他依然會說“讓我來”!

夜色中,杜富國和馬璽君跑得十分盡興。看著滿臉汗水的杜富國,代表戰友前來探視的馬璽君內心充滿敬重:杜富國雖然失去了雙手和雙眼,但依然是那個執著、堅定、樂觀、向上的好兄弟。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還選擇上雷場”

康復中的杜富國心中始終想著掃雷。

負傷後剛蘇醒的那些天,他總是對醫護人員說:“我得加強鍛煉,讓自己好得快一點,這樣就能早點回去掃雷了。”

雖然雙手已截肢,杜富國仍沒有放棄。他對前來探視的分隊長張波說:“現在科技很發達,裝上智慧手,還可以排雷。”

當得知眼球也將被摘除,不能再上雷場時,他依然牽掛著掃雷。他說:“如果可以,我想學學播音,把掃雷故事講給更多人聽,讓更多人瞭解和支持掃雷工作。”

1月25日,在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頒獎儀式上,杜富國在回答主持人提問時動情地說:“戰友們,對不起!原諒我再也沒有辦法跟你們一起上雷場了,請你們替我繼續完成任務!”

8年多的軍旅生涯中,杜富國有3次重要人生選擇,每次都選擇了生死雷場。

第1次,參軍來到雲南某邊防團的他,主動選擇進入更具挑戰性的掃雷隊。第2次,來到掃雷隊後,隊長發現他炊事技能不錯,覺得炊事員崗位更適合,但他堅持要到掃雷一線。第3次,排雷遇險,他選擇了讓戰友退後,自己獨自上前。

一次次做出這樣的選擇,到底為什麼?

答案,寫在他的請戰書上。2015年6月,當雲南邊境第3次大面積掃雷任務下達時,他立即報名。在給連隊黨支部遞交的請戰書上,他這樣寫道:“加入解放軍這個光榮集體,我思索著怎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衡量的唯一標準,是真正為國家做了些什麼,為百姓做了些什麼……我感到,冥冥之中,這就是我的使命。”

答案,流露在他與戰友的對話中。2018年9月,一名服役期滿的戰友私下問杜富國“走不走”,杜富國答道:“活沒幹完就退伍,誰來掃雷!”從此,那名戰友再也未提退伍的事。

答案,飽含在邊疆人民的淚水里。駐地雲南省麻栗坡縣猛硐鄉鄉長盤院華告訴記者,在當地,飽受雷患之苦的“地雷村”比比皆是,掃雷隊來了後,猛硐鄉再也沒發生過人員和牲畜觸雷事件。得知杜富國受傷,村民李雲孝、鐘仙紅、鐘仙豔等人帶著自家的土雞蛋,在大雨中顛簸7小時趕到醫院探望:“杜班長是替我們冒的險,替我們受的傷,他是我們心中的英雄!”

或許,“英雄”這兩個字有太多的內涵,但對於杜富國來說,它只是根植於內心的一種信念。曾有人問杜富國:“你後悔去掃雷嗎?”杜富國搖搖頭,答道:“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還選擇上雷場!”

“我入了黨,就有資格走在前面挑擔子”

每天早上,杜富國牙齒、殘臂、腳掌並用,基本能自己穿衣、洗臉。今年3月初,當他可以逐漸分辨物體的大小、軟硬、溫度,可以拿起水杯、橘子和花朵時,他將兩枝康乃馨送給了醫生,將一朵玫瑰送給了妻子王靜。

“他從小自立,負傷後也不想給別人增加負擔。”父親杜俊說,杜富國作為長子,從小背著弟弟妹妹放牛、砍柴,看到鄰裡鄉親有需要幫忙的,總是主動上前,大事小事盡心盡力,大家都誇他懂事。

杜富國把這種熱心與擔當帶到軍營。休息時間,他為隊里修水電、修門窗、修設備,成為出色的“三小工”;雷場上,他把自己的乾糧,分給飯量大的戰友;戰友有困難時,他拿出300元、500元甚至上萬元幫助;在駐地,他常常為鄉親搬物資、修水電。他說:“活總得有人幹,我多幹一點,大夥就能輕鬆一些。”

二班戰士詹程說,富國總是閒不住,忙不完,也從不嫌麻煩。從雷場回來,大家很疲憊,但杜富國的“休閒方式”則是到處轉:看水龍頭漏不漏水、澡堂的燈泡亮不亮、椅子腿是不是鬆了。

時任掃雷大隊政委周文春告訴記者,掃雷隊有個傳統,新同志第一次進雷場,必須由黨員幹部在前面帶著。他們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跟著我的腳印走!”大隊長這樣教會了中隊長,中隊長教會了班長,班長又教會了戰士……隊里發展第一批黨員時,有人問杜富國入黨究竟為什麼,杜富國誠懇地說:“我入了黨,就有資格走在前面挑擔子、帶頭幹!”

如願獲得“走在前面特權”的杜富國,正是用“讓我來”的行動踐行他的入黨初心!

在掃雷大隊,杜富國幹的活最多,背的裝備最沉。掃雷大隊四隊隊長李華健說:“‘杜富國’這3個字,是對講機里呼叫頻率最高的。他總是忙不完,大家都叫他‘雷場小馬達’。”

馬嘿雷場山高坡陡、荊棘密佈,來回要走6公裡山路,戰士們背著爆破筒一步一步往山上挪。一個彈藥箱近30公斤重,每次杜富國都要爭著多扛。他的肩膀被背帶勒出一道道血印,腳底也磨出了血泡。戰友心疼他:“少扛點,時間長了,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杜富國笑道:“沒事,我身體好。”

2018年9月2日,猛硐鄉發生百年不遇的泥石流災害,掃雷官兵淩晨出動救災。看到十幾名學生被困在二樓,杜富國第一個攀上一輛被泥石流沖翻的皮卡車,借勢爬上二樓陽台,將學生逐個抱出,遞給戰友。

在敬老院,暴漲的河水將19名老人困在對岸。杜富國又是第一個拉著繩子,跳進河水中蹚路。之後,又和戰友組成人牆,將老人逐個背回。從河里上來,杜富國的腿上,被洪水中的木頭雜物撞得淤青。

2019年春節前夕,康復中的杜富國突然想寫字。當杜富國用兩隻胳膊接過鋼筆,彎下身子一筆一畫寫下“春節快樂”4個歪歪扭扭的字時,周圍的人被感動了。一旁陪伴的戰友張鵬說:“前往醫院探望的人想給他安慰,卻總是從他身上汲取力量。”

“做了就要做好,還要做到最好”

2018年11月24日,掃雷大隊為躺在病床上的杜富國頒授一等功獎章,他習慣性地舉起右臂,向頒獎者致以無手的軍禮。

空蕩蕩的衣袖、莊重的神情,瞬間讓億萬網友感動流淚。人們給“無手的軍禮”賦予許多含義,但在杜富國看來,他的動作很簡單:“我是軍人,條令規定這個時候就是要敬軍禮。”

負傷住院後,杜富國依然堅持軍營一日生活制度,起床、學習、體能訓練一如平常。在跑步機上,他3000米跑的最好成績達到13分08秒,殘臂完成平板支撐能堅持1分20秒。

“做了就要做好,還要做到最好”,這是杜富國的口頭禪。在大夥眼中,只有初中文化的杜富國不算天資聰慧。由於文化程度不高,他在第一次專業理論考核中全隊墊底。但就是這樣一名略顯笨拙的兵,卻有自己的做事原則——執著。

為了掌握掃雷知識,他加班加點背記,書上滿是圈圈寫寫,考核成績從32分到70分,再到90分,有時候還考滿分。掃雷四隊教導員淩應文說,如果將他的分數按時間軸連成線,簡直就是一個士兵的成長曲線圖。

為練強探雷針手感,臨戰訓練中,杜富國每天要練上萬針,像繡花一樣將草皮翻了個遍,胳膊酸得都抬不起來。分隊長張波說,有段時間每次吃完午飯,都會看到杜富國一個人在外面“戳”地雷。

他還請戰友隨意埋設鐵釘、硬幣、彈片,通過斜放、深埋、混合、纏繞增加難度,以此訓練“聽聲辨物”本領。經年累月,他熟練掌握10多種地雷的排除法,將探雷器練成了“第三只手”。在綜合考核中,杜富國的課目成績全優。

杜富國還創新了一些提高掃雷效率和安全性的小招法小發明:琢磨“田”字分割法,把大塊的雷場分割成小塊,便於多個作業組同時作業;為提高轉運爆炸物的安全性和工作效率,他製作10多種存放爆炸物的沙箱……

“並非與生俱來,而是百煉成鋼。”這是掃雷大隊對杜富國的評語,也是杜富國成長進步的深切體悟。入伍以來,他被5個單位爭相選調,先後幹過4個專業,始終幹一行、愛一行、鑽一行、精一行,每一次角色轉換都認真對待,多次獲嘉獎,曾被表彰為“優秀士兵”“優秀士官”。

如今,杜富國把執著用在學習播音上。每天除了做康復治療,他還練習普通話。妻子王靜陪他聽教學錄音,練習吐字、發聲,一字一句都格外認真。“播音員就要有播音員的樣子。”杜富國說,雖然自己離專業播音員差得還很遠,但他相信,“就像當初學掃雷一樣,即使從零開始,只要不斷堅持,一定能進步。”

“只要你朝著陽光努力向上,生活便會因此而美好”

在西南醫院的醫護人員眼中,杜富國是個“開心果”:平時會主動和大夥兒聊天,還很喜歡開玩笑,因而病房里總是笑聲盈盈、暖意融融。

受傷之初,杜富國的手臂常有“幻覺痛”,感到手還在,“手指頭”會痛。這種疼痛有多痛?陪護戰友劉新未問醫生,醫生答覆說:“就像刀子割肉一樣痛。”

杜富國的臉部、四肢、胸腹等處嚴重炸傷,身上瘢痕累累。醫生囑咐:“只要忍得住,別脫壓力衣。”杜富國穿上壓力衣,渾身繃得像彈簧,除上藥、洗澡、換衣外,每天23小時不脫,不說一聲苦,笑稱自己成了“蜘蛛俠”。

每隔10天左右,杜富國還要一次性注射20針以上的瘢痕消退針,針針注入神經血管密佈的瘢痕深處,杜富國強忍劇痛,每次打完針,都笑著感謝護士。

杜富國的堅忍與樂觀,讓父母心疼。他們記得兒子手術醒來後說的第一句話:“爸、媽,我沒事,放心。”聲音虛弱,卻平靜有力。

醫生決定告知他將要被截去雙手、摘去雙眼時,擔心他心里接受不了,還特意請來心理幹預專家。那天,心理醫生蹲在旁邊觀察杜富國的表情,醞釀著幾套心理幹預方案。可幾秒鐘的沉默後,杜富國平靜地說:“醫生,我知道了,您放心,請大家給我點時間。”

當晚,大家擔心杜富國想不開,陪護人員從1人增加到2人,由親人和戰友輪流守夜。意外的是,杜富國第2天起來一切如常,還主動和大家聊天,所有人懸著的心才落地。

為什麼身體上明明很痛,卻從不喊一聲痛?杜富國媽媽告訴我們:“兒子從小懂事,當兵後更是報喜不報憂。但我知道,他笑、他說沒事,就是不想讓別人難過流淚。”麻栗坡縣委宣傳部的領導說,在杜富國身上他們看到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2018年12月14日,杜富國迎來27歲生日。雲南廣播電視台主持人李丹來幫他圓“播音夢”。李丹為杜富國戴上耳麥,傳授他播音知識,隨後帶著他朗誦《老人與海》。看到這一幕,身旁的人落淚了,大家為杜富國找到新的努力方向而高興。

朗誦完畢,杜富國還為前來祝賀生日的醫生護士唱了一首《壯志在我胸》,感謝大家對他的幫助,也為自己加油鼓勁——

“管那山高水也深……也不能阻擋我奔前程……”歌聲在病房回蕩,鮮花在悄然綻放。有束花上插著一張卡片,上面寫道:“向日葵說,只要你朝著陽光努力向上,生活便會因此而美好!祝願你早日康復,在未來的日子里平安順遂。”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