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日報》:總書記關心的百姓身邊事

大污染變身“大寶藏”:治理畜禽糞污,他們這樣幹!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25 08:23:28
 上海《解放日報》25日頭條新聞如下: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總書記關心的百姓身邊事

大污染變身“大寶藏”:治理畜禽糞污,他們這樣幹!

多年來,一個怪象困擾農業發展:一邊是過量使用化肥致地力下降,一邊是養殖糞污直排造成環境污染。如何破解這一難題?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化,關系6億多農村居民生產生活環境,關系農村能源革命,關系能不能不斷改善土壤地力、治理好農業面源污染,是一件利國利民利長遠的大好事。

轉變發展理念、研發適用技術、探索綜合利用……近年來,各地積極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化利用,不僅讓畜禽糞污這一曾經最大的農業面源污染源轉化為珍貴的寶藏,同時還讓農村居民生產生活環境得到顯著改善。

豬場“零排放”

“沒什麼味道吧?”剛邁入福建省永誠華多種豬公司的豬場大門,總經理薛永柱略帶得意地問記者。

這家養殖場,沒了曾經熟悉的“味道”。養殖欄內更令人吃驚。豬糞和尿液通過漏縫地板直接排走,地面幹燥清爽。豬懶洋洋地躺在地板上,露出幹淨的肚皮。

永誠公司用的是福建省首創的“異位發酵床”技術,糞污通過預埋的管道,輸送到另一個廠房的儲液池內。只要輕輕按下按鈕,一台半自動化機械就能將收集好的糞污撒到木屑、穀殼等墊料上,發酵後既是上好的有機肥原料,也是培養菌菇的優質基質。

薛永柱說:“原來每年要投入大量資金和藥品對糞污進行無害化處理,實際上是用一種資源去消耗另一種資源,還是會有排放。現在全程實現了零排放,不用擔心被人投訴舉報了。”

進入新世紀,各地大興養殖場,由於環保理念和設施滯後,帶來嚴重污染。

“當時有一些養豬村,糞污就挖個坑存著,一下雨就污水橫流、又黑又臭、蒼蠅亂飛。”福建省畜牧總站站長黃宏源說。統計顯示,2010年全國畜禽養殖業排放的化學需氧量達到1268.26萬噸,占農業源排放總量的96%,畜禽糞污成為農業面源污染的主要來源。

“這項決策太及時了!”聽到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上的講話,黃宏源十分激動,立即著手福建省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整縣推進工程。

如今,受益於沼氣、發酵、生產有機肥等糞污無害化處理方式的推廣,全國許多畜牧大縣從“臟亂差”變得“潔淨美”。黃宏源所在的福建省,74個畜牧縣已投入各級財政資金5.57億元,全省畜禽糞污資源化綜合利用率達88%,規模場畜禽糞污處理裝備配套率達95.5%,走在全國前列。

農田現生機

“種地26年,還是頭一回看見‘搶’地的。”村民暨猷滿感慨萬千。

不久前,福建省南平市水吉鎮玉瑤村有21畝集體地由村民公開競價承包,價格從900元一直加到1100多元。

就在3年前,玉瑤村每畝好地的租金不過300元,差一點的地白送都沒人種。暨猷滿說:“那是因為之前上化肥種一季水稻,地就‘沒勁兒’了。現在上沼液啦,一年種3茬還肥得很。”

暨猷滿所說的沼液,來自村里的一家規模奶牛場。通過新上的沼氣工程設施,奶牛的糞污可以產生沼氣,用來生火、發電和供熱,沼渣可做有機肥,沼液還田肥力大。這些,全部免費提供給周邊的村民。

眼下正是播種玉米的季節,暨猷滿和其他村民一起,頂著高溫在奶牛場的沼液池旁等著拉沼液回去,10多輛小卡車排成了一條長龍。“到了12月種菜的時候,沼液都不够用,周邊的村莊都來拉了。”

人靠五穀養,田靠糞土長。說起沼液的好處,當地村民們七嘴八舌聊起來:“用了沼液以後基本不用化肥,一畝地省下200元肥料錢”“用了沼液的地,種出來的菜新鮮,摘下來放幾天都不會幹”“土變得又鬆又肥,一畝水稻漲400斤”“肥力够了,種完水稻,還能種一茬玉米,再種一茬芥菜”……

據統計,我國每年養殖畜禽200億頭只,產生糞污30多億噸。福建省畜牧總站高級畜牧師卓坤水說:“這些糞污用不好,就是最大的污染;用好了,就是珍貴的寶藏。”

“現在在家種地比打工合算。”村民葉旺笑著說,他家用上沼液後,1畝地純收入增加了近3000元,改變了他和其他村民的生活軌跡。“現在是農田有活力,農民有收入,農村有希望。”

近幾年,回到玉瑤村的人多起來了,村里的種植面積也從不足700畝增加到近2000畝。

“棄物”變資源

每天早上7點,一輛滿載雞骨架、雞頭和雞腸的罐式卡車開進位於福建省光澤縣的一間廢棄物處理廠,隨後這些下腳料被倒進安置在地下的原料罐。

“就像是給加油站的油庫加油一樣。”聖農集團下屬的福建海聖飼料有限公司總經理蔣海軍說,這些廢棄物將被做成水產飼料,在此過程中產生的大量蒸汽和熱水又被重新送回一公里之外的屠宰場和加工廠,用於燙雞拔毛。

總部位於福建光澤的聖農集團年產肉雞5億羽,是全國最大的白羽肉雞自繁自養自宰一體化企業。每年生產帶來的大量雞糞、羽毛、骨頭、血液等廢棄物,幾乎全部通過不同的技術與設備,變成了寶貴資源。

聖農集團旗下聖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通過使用雞糞和穀殼混合物燃燒帶動汽輪發電機組發電,是亞洲最大的雞糞發電廠。每年可消耗雞糞30萬噸,發電量2.1億千瓦時,節約標准煤15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0萬噸。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14次會議以來,在國務院和相關部委的大力推動下,一批化害為利、變廢為寶的新技術新設備在各地不斷湧現。

在黑龍江,將牛糞與秸秆按一定比例混合喂養蚯蚓,不僅能够高效處理牛糞,還能消化大量秸秆,而且蚯蚓糞是優質生物有機肥,可謂“一箭三雕”;在廣東,不少豬“住”上二樓,糞污經過全漏縫地板排放到一樓,與一樓鋪陳的木糠或秸秆墊料混合進行生物發酵;在福建連江,沼液搭配上了智能設備,農民通過手機App就可遠程操控,依據土壤墒情、氣候情況等需求智能化施肥……

記者掌握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起,農業農村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安排中央資金176.5億元,支持畜禽糞污處理利用設施建設,實現585個畜牧大縣全覆蓋。目前,全國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達到70%,規模養殖場糞污處理設施裝備配套率達到63%,比2015年分別提高了10和13個百分點。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