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空軍運20運輸機馳援武漢 創下四個記錄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17 11:57:50
9架大型運輸機“大象漫步”,中國戰略運輸機隊初露鋒芒。
  本報訊/2月13日,中國空軍包括6架運-20在內的11架運輸機抵達武漢天河機場,從烏魯木齊、重慶、天津、張家口等地,運輸近1000名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和大批醫療物資抵達抗疫一線。這是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空軍執行的第三次運輸行動。 

  本次行動,空軍集中兩個師三個團的精銳力量馳援武漢。其中,駐扎在四川成都市桑園鎮場站的西部戰區航空兵某師某團出動4架運-20抵達武漢執行空運行動;同樣駐扎在該場站的西部戰區航空兵某師某團則出動了2架運-9運輸機;駐扎在河南省開封縣的中部戰區某師某團出動該師剛剛列裝部隊僅半年的兩架運-20;同時駐扎在武漢漢口場站,參加了2月2日運輸任務的中部戰區某師某團則又出動3架伊爾-76。 

  此次空運,是中國“戰略運輸”力量核心——大中型運輸機隊的一次集中展示。本次運輸行動規模宏大,創下多個紀錄:新中國成立以後規模最大的非戰爭軍事行動;空軍同時出動大型運輸機數量最多的一次非戰爭軍事行動;運-20首次參加非戰爭軍事任務;同時還是空軍首次出動兩個運輸航空兵師的兵力執行非軍事任務。對於長期缺乏運輸機、尤其是大型運輸機的解放軍而言,本次空中運輸行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首先就是空軍第二個運-20團的高調亮相。正如入列“拂曉雄關”旅的99A坦克、“王海大隊”的殲-20一樣,中部戰區某團剛剛列裝部隊半年的運-20部隊第一次公開亮相就是參與史無前例的大型運輸任務;而第一支運-20部隊——駐扎在四川邛崍的航空兵師某團,此次也派出了4架運-20參與航空運輸行動,檢驗了部隊的戰備能力。運-20的集中出現消除了前幾天人們對於“運-20能否一戰”的疑惑,證明運-20已經擺脫了“試驗部隊”的性質,開始擴展編制,走上一線部隊執勤,成為我軍戰略運輸部隊的可用精銳力量,令人安心,令人放心。我國空軍也在延宕數十年後終於有成熟的國產平台,擴充大型運輸機機隊,向著“戰略空軍”邁出了第一步。 

  但和美、俄這種傳統戰略空軍相比,對於運輸機師尚未普及到戰區的人民空軍而言,像美軍那樣“闊綽”到在空軍聯隊下面下轄大型運輸機分隊顯然是長期目標,而短期內,數量有限的(準確地說是4個)運輸機團必須向全國、乃至境外各地提供必要的戰略運輸能力。正因如此,西部戰區大型運輸機隊的馳援,就有了更加積極的意義。 

  大型運輸機一直是我軍的短板,長期將國外視為中型運輸機的安-12/運-8當做“大型運輸機”,而裝備真正的“大運”一直要到上世紀末。1990年,我國決定從蘇聯引進3架伊爾-76運輸機和發動機、校驗儀器和航材備件等。這些運輸機於1991年7月運輸到中國,列裝在本次武漢空運中表現出色的中部戰區某師13團。隨後在1991年年末,由於伊爾76的良好表現,中央軍委又批准購買了7架伊爾-76運輸機,和運-7、運-8部隊,凑齊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型運輸機團。 

  在運-20列裝解放軍之前的二十多年裡,引進的俄制伊爾-76一直是解放軍空軍大型運輸機的唯一型號。這也導致長期以來,國人的“大型運輸機”記憶,都離不開俄制伊爾76,由於運輸機有限,1993年入列的“伊爾第一團”長期獨自執行任務——直到2010年前後,依靠從俄羅斯和烏克蘭引進的翻修版伊爾-76和伊爾-78,解放軍才組建起第二個大型運輸機的混編團。在過去20多年時間裡,這些伊爾-76參與了我國幾乎所有重大運輸任務——1998年,成軍5年的伊爾-76運輸機參加了“98抗洪”,將海軍陸戰隊163旅的士兵送到前線參加抗洪;而10年以後,汶川地震中,該團率先空投15軍勇士入川,成為汶川地震中航空運輸的支柱力量。 

  從這個角度說,在“俄制大型運輸機”為主的航空兵師某團獨自支撐重大軍事運輸力量快20年以後,國產運-20在此次武漢抗疫行動中的高調亮相,讓中國人自己製造的大型運輸機成為這次歷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可以預測的是,下一代青少年對於中國航空工業的認知,會隨著此次運-20的亮相徹底改變。

  雖然國產大型運輸機隊在規模上超越俄制運輸機隊還需要時間,但空軍大型運輸機的規模增長,長遠看當然是樂觀的。儘管西飛停機坪上一度停放著已經完成總裝的十幾架運-20,但隨著相關型號的供應問題解決,它們終究都會刷上軍徽機號成為人民空軍的一份子。再過幾年,也就是在21世紀20年代中期,我們的運輸機國產機隊規模也許就會超過俄制機隊,中國空軍也將正式步入“三個20”挑大梁的時代。 

  對於轉型期,下一代戰場系統密集鋪開的人民空軍而言,本次行動也是一次大的“平戰轉換”,檢驗了空軍運輸機隊的戰備水平和能力。對於戰略空軍而言,大型運輸機必須要時刻處於戰備狀態,應對軍事和非軍事任務,召之即來,來之能戰。就在2020年初,在川普“倉促決策”,發起針對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前後48小時內,美國緊急動用了包括20架次C17運輸機在內的35架次飛機增援伊拉克駐軍,向伊拉克增派了一整個合成旅數千美軍的快反部隊,其運輸機的戰略快反能力,可見一斑。 

  雖然本次武漢空運這種非戰爭軍事行動無法和在戰爭邊緣執行真正意義上軍事行動的美國戰略運輸機隊相比,但是在實戰化訓練影響下,解放軍在本次空運行動中,的確表現出極高的實戰素養。本次出動的三型11架運輸機,先後飛到全國各地七個機場裝運人員物資,再統一飛往武漢,機群的著陸間隔極短——從第1架飛機著陸到第11架飛機著陸用時不到30分鐘,以至於央視女記者在直播報道中出現了“應接不暇”的情況,前線記者甚至漏拍了一架運-20運輸機。這種不同機型在不同時間出發,同一窗口抵達某個機場進行戰備運輸的運輸戰例,反應出解放軍高超的軍事素養和戰備規劃。對於近年來軍事壓力不斷增長的人民軍隊,本次大型空運任務是寶貴的經驗。 

  本次“大象漫步”的運-20機隊可以稱得上是轉型中空軍的一次成果匯報,給全國人民打了一針“強心針”:“我們的運輸機隊在哪裡”時代,已經到來了。目前,已經有兩位數的運-20列裝在我軍各個部隊——參考這幾年全球大型運輸機的交付數量,這已經是一個不小的成就。但作為一支戰略空軍,空軍運輸機隊要補的課依然很多——2020年,我們依然只有4個團擁有大型運輸機。 

  來源:觀察者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