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社評:社團條例沖淡二十三條立法?不可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7-25 11:50:16
  本報訊/日前香港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保安局長基於國家安全及公共安全為由,根據《社團條例》第151章8條行使權力,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這是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21年來,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 

  此一建議引發香港社會廣泛關注,除了主流輿論的支持以及反對派虛張聲勢的反對之外,還有一種觀點值得警覺:香港的現行法律已足夠應付顛覆行為和謀求分裂國家的行為,香港目前已有的法律法規,例如《社團條例》已經能夠遏制“港獨”,並由此認為二十三條立法並非必要。 

  我們認為,特區政府首次動用《社團條例》並有意取締“香港民族黨”是一種富有意義的積極態度,但是這與落實二十三條立法並無矛盾。必須強調的是,絕對不能因為《社團條例》可能對抑制某個“港獨”組織產生一時之效,就沖淡了二十三條立法的責任與意志。 

  首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應自行為《第二十三條》立法,屬於憲制責任;香港至今未能就此進行立法,表明《香港基本法》的全部條文至今尚未完全實施。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已經超過二十年,但是事關國家安全的二十三條立法一拖再拖,於法不容,於理不通。 

  其次,正是因為二十三條立法遲遲不能實現,導致近年“港獨”氣焰甚囂塵上。“港獨”已經對香港的社會的安定造成了嚴重損害;而一些接受境外政治勢力支持的團體與個人,正是利用這種法律空隙,持續進行對香港社會的深度損害,“佔中”的一些組織者、慫恿者、收受不明資金者至今逍遙法外,這也說明了二十三條立法的緊迫性。 

  第三,香港社會經歷“佔中”、“旺角暴亂”的劇烈衝擊,人心思定,港人對於境外政治勢力介入香港製造動亂也有了比較清醒的認識,主流民意不再懷疑境外政治勢力在香港的真實存在。因此可以說,香港已經完全具備了進行二十三條立法的社會民意基礎。在香港這個多元社會里,不能奢望一個有爭議的問題得到“全民支持”,既然主流民意希望穩定、希望把焦點轉移到經濟發展上來,香港特區政府就應該積極地推動二十三條立法,為發展經濟所需要的社會穩定做出長遠保障,而不應該繼續以“條件不成熟”為由拖延下去。 

  成立於2016年3月28日的“香港民族黨”明目張膽地主張香港“獨立”,其召集人為香港“獨立”運動支持者陳浩天,發言人為周浩輝。該黨主張香港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獨立”的“主權國家”---“香港共和國”,屬於不折不扣的“分裂國家”的政治組織。香港《基本法》第一條已清楚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但就是這樣一個根本不需要觀察的“分裂國家”組織,竟然大張旗鼓地在香港運作兩年有餘,嚴重衝擊正確認知,荼毒大量青少年,至今才“被考慮”取締。這從另一個角度說明,僅僅依靠《社團條例》中類似“如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繼續運作”的條文,約束力明顯過於軟弱,觀察期與證據搜集期很可能太過漫長。對香港社會來說,絕對不應該在任由“港獨”組織長時間荼毒社會之後,才考慮取締。 

  眾所周知,《基本法》明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對那些不以香港利益為依歸的政團或政客來說,面對一個約束力不強的《社團條例》,當然遠比面對一個可能對他們的言行產生嚴格規範的二十三條立法要好得多。如果僅僅因為《社團條例》可能對“香港民族黨”進行取締,就以為香港已經具備遏制“港獨”的能力,可以說最終的最大受益者,必定是那些依靠境外政治勢力支持包括資金豢養的“香港破壞者”。 

  二十三條立法之所以拖延二十年,其中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所謂“難以形成共識”,“在立法會得不到足夠的支持”。如果我們參照之前由愛國愛港的政黨議員發起並成功推動的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證明只要愛國愛港議員以大局為重,團結一致,就可以抑制反對派的蓄意破壞,為香港的長遠利益訂立有力的規則。以目前香港立法會席位比例,對推動二十三條立法來說是千載難逢的良機,再加之民意,目前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大好時機。愛國愛港力量應該積極動員並團結起來,以國家發展的大局為重,以香港的長治久安為重,不要過度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戮力同心推動二十三條立法早日通過。 

  回歸以來,那些接受境外政治勢力支持與資助政團政客,對香港的繁榮穩定所造成的破壞有目共睹。香港這些年來競爭力的下降,包括經濟發展的遲滯、基建資金的巨額無效損耗、立法機關的低效運行甚至空轉,與這些勾連境外政治勢力的政團政客有很大關係。 

  因此,倘若我們以為《社團條例》可能會禁止“香港民族黨”繼續運作,就表明不需要儘快就二十三條進行立法,那就可能掉入一個誤區甚至是“陷阱”---即可能會在慶賀禁止“香港民族黨”繼續運作的歡呼聲中淡忘香港的憲制責任,也可能“誤以為”通過運用《社團條例》就已經可以達到二十三條立法的目的,從而“有理由”繼續拖延二十三條立法甚至有意以《社團條例》取代二十三條。假如是這樣,受益最大的絕不可能是愛國愛港力量,也不會是以香港為家的普儸大眾,而是那些受境外政治勢力支持及資助的“香港破壞者” 

  我們認為,香港特區政府準備根據《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是值得肯定與讚賞的。但是絕對不能因為《社團條例》可能對某個“港獨”組織產生一時之效,就沖淡了二十三條立法的責任與意志。短期效應與長期效益,孰輕孰重?愛國愛港力量必須清晰,並對可能存在的陷阱保持高度警覺。俗話說得好,“蘇州過後無艇搭”,二十三條立法需抓住機遇盡早通過。相信越來越多的香港民眾會明白,維護國家安全,就是維護香港的穩定;維護香港的穩定,就是維護香港的經濟發展與繁榮,維護每一個港人長遠的切身利益。

  來源:中評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