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小英不願面對的美台關係真相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9-16 03:40:31
長期對台友好的原國安顧問波頓,因為失去了總統川普的信任,黯然下台。(中時/美聯社)
 台美斷交40年來,美國友人中位階最高、最堅定支持台灣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下台,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必然有所調整;台灣與南太索羅門群島的邦交在美國、澳洲全力加持下,仍被公開凌遲,生死未卜;再加上兩岸關係全面惡化,連串事件暴露台灣對外關係瀕臨崩解危機,民進黨政府的國安外交決策機制形同虛設。

 人口66萬的索羅門群島是台灣在南太平洋6個友邦中最大的國家,也是美國「亞太戰略」布局及「第二島鏈」的一環,美國動員副總統、國務卿、國安會官員,以及澳洲總理親自出馬,防止索國外交承認轉向大陸,主要在圍堵崛起的大陸,一旦失敗,台灣在南太的外交形同瓦解,美國的印太戰略防線也將出現缺口。就地緣政治而言,象徵在「強權競爭」中,美國已無法完全壓制中共,保持在印太地區的傳統優勢。
 
 民進黨執政3年多來,創下失去5個邦交國的紀錄,將一切都歸咎於大陸的打壓或挖牆腳,甚至有「邦交無用論」的阿Q論調,但與索羅門的外交關係,在美、澳、台首度公開聯手合作挽救仍力有未逮,對台灣衝擊非同小可。但蔡總統仍在空談與國際共享「普世價值」、捍衛「台灣價值」,完全脫離國際政治的現實,並凸顯出國安外交團隊失能、失責,更無自我檢討的能力。

 從波頓罷官一事可以看到同樣的行為模式,波頓公然強烈支持台灣的立場在中美建交40年中絕無僅有,他主張台灣具有完整國家地位,有資格參與聯合國、成為會員國。川普總統就任初期,波頓表示美國應重新考慮「一個中國政策」,再啟《上海公報》談判,以及美軍應駐紮台灣。

 在出任國安顧問後,波頓也沒有降低支持台灣的聲量,今年3月大陸軍機飛越台海中線時,他在推特發文指中共軍事挑釁不會贏得台灣民心,「《台灣關係法》與我們的承諾更加清晰」。5月,他又與國安會祕書長李大維在華府會面,更被視為台美關係的重大突破與提升。民進黨強調當前台美關係空前友好,波頓是個關鍵人物。

 在民進黨政府的外交戰略設計中,最重要的支柱就是台美關係,「親美反中」立場似乎契合川普政府將大陸定位為「修正主義強權」、「戰略競爭者」的策略,川普與波頓是台灣決策者心中的「完美二人組」,但事實上,從委內瑞拉、伊朗、阿富汗、北韓到中國,波頓的激進好戰態度與川普及其他高層官員格格不入,他未能了解老闆的真正意圖,只得飲恨而退。

 川普並沒有堅定的外交信仰或理念,偏好標榜個人英雄主義,希望能創造外交上的重大突破,扮演「喬王」(deal maker)的角色,達成可以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國際協定是他夢寐以求的目標。因此,川普非常注重與對手的個人關係,如他對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百般包容,希望能促成朝鮮半島的大和解,但波頓白目處處招惹金正恩,造成河內「金川會」破局,在伊朗、阿富汗等問題上,波頓犯了同樣的錯誤。

 當前美中關係涵蓋軍事、經濟、科技及意識形態層面的長期競爭,也是美國國防、外交中的最重要環節,波頓在台灣、南海及相關議題採取強硬立場,不斷升高美中緊張關係,但川普無意與大陸有任何軍事衝突。相反地,他很重視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個人關係,更企盼能創造如尼克森總統當年打開中國大門的輝煌外交成就,這些完全符合他的作風與人格特質。

 一般認為,在「暴衝型」的波頓離開白宮後,短期內美國將會盤點對外關係,美中關係將是重點,先清理戰場,就貿易問題達成臨時協議,避免經濟衰退,確保明年成功連任,將是川普的優先要務。而中國方面也掌握了川普的個人性格與決策模式,最近在貿易問題上做了讓步,國安問題也願意分開處理,給足了川普面子,先暫時穩住雙邊關係,不致於演變成全面對抗,展現出大陸外交靈活、務實的一面。

 “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中,台灣當然是最脆弱的一邊,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刻意使外交及兩岸關係脫鉤,並一面倒向美國,但川普不會為台灣放棄美國利益,習近平對台灣問題則不會做任何讓步,台灣注定成為兩強角力下的「棋子」、甚至「棄子」。台灣對外關係走向其實非常明顯,覺醒的選民已有定論。”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