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牆:新興市場貨幣危機 新南向恐雪上加霜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0-12 03:46:12
 蔡政府自詡新南向推出二年以來已獲得不少成效,實際確是阻礙重重,不僅對東協出口比重沒有增加,反而面臨新一波的東協新興市場貨幣危機,無疑讓新南向雪上加霜。

雙印貨幣危機升高

 蔡政府推動新南向二年多以來,自詡獲得不少成果;但實際確是遇到不少困境。首先,新南向要面對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南韓及日本的南向政策挑戰。根據 CRIF 中華徵信所今(5)日最新公布的調查顯示,台灣全年度出口到東南亞國家的總額雖已達 3,000 億美元,但占台灣總出口比重仍在18-19%間;而出口至中國大陸(含香港地區)的比重亦維持在40%-41%左右。換言之,新南向政策原本欲降低對中國大陸的貿易依存度,但事實上仍原地踏步。此外,財政部甫公告的數據顯示,台灣在8月份對東協出口大減11.5%,創2016年6月以來最大跌幅;為何如此,最重要的因素除了台灣與新南向18個國家未簽署FTA,以及競爭對手國來勢洶洶之外,還有新加坡半導體移往香港,對台電子零組件的需求降低亦不容忽視。

 再者,近期新興市場貨幣危機陰霾難除,恐讓新南向雪上加霜。新南向18國,包括東協十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印尼,汶萊、越南、寮國、緬甸、柬埔寨)及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不丹、澳大利亞及紐西蘭中,與台灣經貿較為密切的印尼、印度貨幣均遭重挫而處於風險中。

 因受土耳其里拉及阿根廷披索重貶拖累,印度盧比自今年以來已貶值逾9.85%,近期又受國際油價上漲拖累,8月底貶至歷史新低。印尼則隨著經常帳赤字攀升、政局充滿不確定性,幣值飽受壓力;印尼盾於8月13日一度貶至 14,615比1美元,為 2015 年 10 月 5 日以來盤中新低;8月底又續貶,累積今年以來(截至9月初)已貶值了10%。由表1可看出,印度及印尼(雙印)兩國的經濟成長預測分別為7.4%及5.3%,表現強勁;但政府債務占GDP比重則分別為68%及29.6%,相當高;外債占GDP比率則分別為20%及34%;值得注意的是,經常帳餘額占GDP分別為-2.3%及-3.6%,已出現赤字;物價上漲率尚不高,但印尼的外匯存底僅1,302億美元,若印尼盾持續走貶,資金外流,這存量恐難支撐。

台資銀行曝險金額不輕

 據金管會統計,今(2018)年第一季本國銀行海外機構獲利達151億元(台幣,以下同),其中來自香港70億、大陸18億,合計88億元;而新南向18國僅獲利28.3億,扣掉新加坡獲利9億,僅有19.3億元。而截至上半年,國銀在新南向18國獲利為37.9億元,成長7.6%。而東協十國地區僅獲利31億元,微幅成長0.9%。由此可見,國銀到香港、大陸投資比較能掌握利基。而除了新加坡、馬來西亞,其他東南亞國家金融管制相對較嚴格;尤有進者,一些大型的融資案都被中國大陸及日本或韓國搶走,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無邦交,銀行規模又小,實難分一杯羹。值得注意的是,金管會的一項統計指出,因受到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危機的影響,包括銀行、保險及證券業的授信及投資東協十國的基金金額(或謂曝險金額)合計為1兆5304億元;其中,銀行在東協十國的授信、投資合計8,200億元。而保險業在東協十國共投資4,815億元;另外,證券業投資合計368.81億元。國人投資東協十國基金則有1,920.47億元。

 政府對印度及印尼傾全力推進投資;特別是台印度近年來雙邊經貿投資關係穩定成長,2017年雙邊貿易總額達63.6億美元,較2001年的11.9億美元成長近6倍。中油已籌組石化聯盟前往雙印投資;還有不少台商也趨之若鶩,包括上岳科技、輝創電子日前赴印度投資設廠,計畫在印度生產醫療器材和汽車相關配件。2017年,台灣與印尼雙邊貿易金額達80億美元,年增率達15%;印尼為台灣第14大貿易國,出口值約為32億美元、進口值約為49億元,貿易比重占1.4%。據悉,國營的台水公司也要前進印尼,力麗集團更投資5000萬美元,在印尼萬隆興建染整廠,生產服飾用等布料。而金融機構則有中國信託銀行設子行,也是目前印尼當地的唯一台資銀行;其他尚有國泰世華、上海商銀及一銀設辦事處,擬搶食金融業務。坦然言之,雙印國土遼闊,人口眾多且分散,在都市以外地區金融滲透率仍低,金融業務確實有很大的開展商機;但如今兩國貨幣危機陰霾罩頂,是否會重蹈20年前,李登輝高喊南向卻遇上亞洲金融風暴的覆轍,著實令人憂心。

觀察三個指標並要避險

 至於印度及印尼是否受貨幣危機骨牌效應?筆者認為有幾個指標可觀察。(一)是否多個新興市場國家的股匯市發生階段性骨牌重貶。(二)1998年東南亞金融風暴前,印尼的外債占GDP比率尚不到60%;但當年印尼盾重貶後,快速升高至170%;有前車之鑒,未來宜觀察印尼及印度的外債占GDP比重是否快速升高。(三)美元是否再強升,資金是否撤走:美元指數4月中逐漸走升至今,也是造成新興市場貨幣貶值的重要因素。

 近期,投資人因規避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導致資金持續撤出;加上對美中貿易衝突升級的疑慮,進而提高美元的避險需求;若聯準會再次升息,則美元勢必有一波升值;那麼,新興市場貨幣將會有一波重貶。

                   (作者係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來源:觀察月刊62期)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