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點評--從馬習會三週年看兩岸關係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8 02:38:50
2016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資料照片)
 三年前的馬習會,誠然是兩岸關係歷史上極其重大、極具突破的一頁,但因僅僅兩個月後的台灣政黨輪替,以致馬習會所開啟的兩岸關係大門,隨即又關上,直到今日,台海上空疑雲密佈,海面上則波濤洶湧,台灣民眾所亟需的安居樂業環境,仍未獲得足夠的保障。
 
 1993年4月27日的新加坡辜汪會談,是1949年兩岸分治之後雙方當局首席授權代表的會談,當時大陸領導人江澤民高度評價為「邁開了歷史性關鍵的一步」。2005年4月29日,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和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北京會談,實現了國共兩黨領導人時隔六十年的和解對話。2016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馬習會,則是兩岸領導人首次會談,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也提到此事,足證其重要地位。
 
 但是,歷史的後繼者卻不見得能循著前人的腳步前進。辜汪會談所開啟的兩岸制度化協商機制目前停擺。連胡會所開創的國共溝通平台尚能運作至今,並成為當前兩岸當局對立對抗下的兩岸政黨交流重要管道,惜因國民黨在野勢弱而未能彰顯其效。馬習會所達成的兩岸關係最高峰,更在蔡英文執政後急下直墜。
 
 若謂以上三會都是旨在為台海開太平、為人民謀幸福,應是相當貼切的,然而,兩岸之間存在的政治分歧若未能加以切入處理,一直「只經不政」、拒政治只事務地接觸溝通,實仍無法讓兩岸和平獲得確保、讓共同發展牢固深化。辜汪會談在當時的形勢與需求下,理所當然地承擔事務性協商的責任。連胡會的五項願景結論則已涵蓋兩岸的經濟、文化、政治乃至台灣的國際空間問題,格局寬廣宏大;其中的兩岸和平協議還成為後來馬英九的競選政見及就職演說中的承諾,又續強調要在其第一個任期內完成簽署。
 
 惟終究馬的八年任內,兩岸協商僅止於經濟性、事務性。政治對話未曾啟動,和平協議至馬的二個任期亦告消音。所幸當時兩岸所積累的政治互信充份,包括九二共識、國共平台、二十三項協議、陸委會與國台辦的聯繫及互訪機制,加上兩岸領導人的胸襟和意志,終於促成馬習會成功舉行,雙方對話的內容也不只是經濟性事務性,而是涵蓋方方面面包括政治性的全方位對話。遺憾的是一切在馬卸任後戛然而止。
 
 平心而論,馬英九的兩岸關係政績其實可以不應僅止於此。如果不是他過度拘泥於不統不獨不武、沒有恢復國統會與國統綱領、沒有宣揚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雙重認同,沒有對其前任陳水扁在文化教育上「去中國化」大力撥亂反正,也就是積極引領時代潮流而非隨波逐流,那麼在其八年任內,就應不至於出現台獨民意、台灣人非中國人的意識都上升,統一民意、中國人認同都下降。直到蔡英文上任,兩岸衝突因素驟增,民眾不樂見和平毀於一旦,反而台獨民意下降,統一民意和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才都自然上升。
 
 馬英九卸任後在許多演講場合,已重新論述兩岸關係不應排除和平統一、民主統一,並將原「三不」調整為不怕統一、不搞台獨、不用武力,主張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些都是積極有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兩岸人民和諧相處的正面立場,無關乎所謂親不親北京,而是從台灣的安全與福祉做考量。就看面對2020年大選的國民黨如何展現進取決心與論述能力,以及台灣選民屆時如何做出抉擇。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