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品載》是民進黨欠高雄人太多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8 15:48:45
  本報訊/李登輝曾說:「本土化就是民主化,就是國際化。」也就是說,台灣要民主化、國際化,先得本土化,把本土化置於神主牌的地位。在這面旗幟下,「不夠本土化」便被視為應當「改革」的一群,於是產生了族群歧異、國家認同、統獨對立以及省籍互斥等現象。

  民進黨在這個過程中竄起,直接使中華民國弱化、國民黨分裂。總結經驗,「本土化」根本不是文化議題,而是赤裸裸的政治議題,只是在操作過程中,有人以文化為手段,作為政治側翼。明顯的例證,本土化根本就是「台灣化」,它與政治上「本土化」的「去中國化」,以及「台灣建國」方向是一致的。

  曾有人用台語發音創造文字,還苦心地弄出字典,「本土化」的文化人士用台語文字寫文章、寫詩,有一家台獨色彩鮮明的報紙還用這種文字開闢專欄,結果當然失敗。但綜觀這些穿著「本土化」外衣的文化人和媒體,在政治立場上既然主張台獨,可見「文化台獨」和「政治台獨」是一體兩面。

  更有一例,許多「本土化」文化人,在一些政治運動上,與一些政治獨立者並肩而行,他們有人後來索性投身政治,甚至成為綠營官員。在太陽花學運、反馬英九兩岸政策以及保護陳水扁的活動中,皆有他們的影子。

  小野的影片挺陳其邁,可視為因目睹陳其邁的高雄市長競逐有落敗的可能,在民進黨竭盡一切力量挽救其頹勢時,希望注入另一股力量。小野表示「我是第一棒,後面還有人接踵跟上。」,果然高雄市文化局長尹立宣布辭職,理由是為了要全力挺陳其邁。繼尹立之後,相信還有更多「棒」。「本土化」戰場,在尚剩的10幾天選戰中,一定會在高雄上演。

  民進黨政治行情在高雄市突然蕭條,大出綠營意料之外,因為民進黨在這裡播種了20、30年每逢選舉,向來豐收,所以選戰之初所謂「躺著選也能贏」不只是外界看法,民進黨內也作如是觀。韓國瑜如金庸小說中的楊過,名門正派聞其名尚不知有其人,不講章法竟能掀起千堆雪。直到陳其邁站著選、跪著選數回合都敗下陣來,這才不得不吹起總動員號角,「十面埋伏擒蛟龍」,非要拿下這個人不可。

  蔡英文、陳菊、賴清德振臂高呼:「高雄不能輸!」這句話在過去20年像「急急如律令」,向來有效,這回恰如一個高音唱將,聲音拉不上來了。韓國瑜當然是一個緣故,唯市民的生活不如意才是最大動力,因而迴盪出一種聲音:「為何民進黨在高雄不能輸?那誰該輸?難道高雄永遠是民進黨的不成?」

  當市民的覺醒匯聚而為意志時,民進黨不得不由高傲變得柔軟,陳菊一遍又一遍向市民訴說自己12年來對高雄的嘔心瀝血,陳其邁說自己是高雄的孩子,一生只想報效高雄,蔡英文和賴清德帶著國家的錢,信誓旦旦要在高雄大投資。曾說「勞工是心裡最軟的一塊」的蔡總統,現在「最軟的一塊」換成高雄市民。

  「本土化」是對高雄市民的另一種提醒,這個呼喚是有歷史性承擔的,大家應該記得,當陳水扁執政也因高雄經濟崩盤而陷入執政危機時,便有綠營大老諄諄告誡高雄人:「肚子扁扁也要支持阿扁」。陳水扁貪污、洗錢,便說:「難道台灣建國不用花錢嗎?」

  高雄市被民進黨戴上一頂「民主聖地」高帽,真的有市民為這頂高帽出錢出力。但如今在「又老又窮」、「青年北漂」的對照下,高雄市民承接了韓國瑜的指引:「高雄不欠民進黨」的這句話,如雷貫耳,想通了,高雄何嘗欠了民進黨?倒是民進黨欠高雄太多了。

  民進黨的大動員,不過還是想在高雄玩「藍綠對決」慣技,只是這次顯然不靈了。但政權在手、資源在手,一定還有把式,人民當心了!

  (作者為作家)

  (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