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嘉宏:陳其邁高雄“順局”何以成“變局”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9 10:39:05
  本報訊/陳其邁參選高雄市長已擘劃多年,從2005年謝長廷北上“組閣”,陳其邁代理高雄市市長就著手參選,卻因高雄捷運泰勞暴動事件,以及其父陳哲男涉及高雄捷運弊案而辭職下台,失意遠赴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擔任訪問學者,沉澱一段時間而與高雄市長選舉失之交臂。陳菊獲得參選高雄市長的機會,以“走路工奧步”誣陷他念碩士時的黃俊英老師而當選,一當就是三屆,歷經市縣合併的兩任共十二年來,沉潛的陳其邁都在準備今年的高雄市長選舉。 

  陳其邁被“中央‘失’政”嚴重牽拖 

  “正義、溫暖”是陳其邁在黨內初選階段的主訴求,標注黨內派系與之前正義連線一脈相承的“建構中的英派”屬性和社會福利、市民民生等項的市政政策取向,陳其邁在這個階段一路遙遙領先黨內其他競爭對手。劉世芳的大型看板雖然充斥高雄市山巔、海角,但民調欲振乏力,適逢當時突兀的龐大政治、司法、輿論壓力下,經過黨內派系協調退出,陳其邁在民進黨黨內初選中獲得將近四成的支持,脫穎而出。 

  篤定獲得民進黨提名之後,陳其邁持續在基層走訪爭取支持,鴨子劃水刻意保持低調,在國民黨對手出線前,陳其邁沒有提出特別訴求或什麼競選主軸,也不跟泛綠或其他高雄市地方派系“交換”,畢竟那個時候領先甚多,領先甚多的選法和落後甚多時所使用的“交換”作用不同,反而只會讓自己失去更多。觀察得出來,他想割斷政治包袱,一方面極度隱忍藍軍對他服刑後假釋出獄的父親之百般羞辱,這個社會對於更生人被以這種方式對待,在人情上、政治上是殘忍而不合適的;另外,陳菊長期執政的結果是讓高雄市成為一個“負債第一名”的“人口逃離”城市,嚴重到讓民進黨統包的九席“立委”竟然選區調整之後砍掉了一席,弄到管碧玲下一屆不知道要去哪裡選。代理市長許立明在市政宣導的文宣中自顧自地自我置入行銷,面對藍軍攻訐市政建設不與之辯駁,這反映的遲鈍只是單純的“行政中立”?相信陳其邁也點滴在心頭,這意味著行政系統的資源配合調度與動員出現了危疑?而九位“立委”中,輔選力度終究不會跟她們自己選“立委”一樣用心、用力,更何況陳其邁一旦當選,她們就要再等四到八年,自己的青春政治路被長期堵塞如何是好?代理商不是那麼可靠,陳其邁只能以直銷方式直接訴求選民支持,成了獨立作戰的態勢。 

  陳其邁忍辱,想直接訴諸民心、民意冷冷地選完,割拋過去市府團隊和黨內其他派系所遺留下來的歷史負債,苦心經營的“順局”,後來卻被“反蔡英文”、“反陳菊”迅速集結的民氣,在台風大雨的攪弄下,產生了“變局”。很明顯的,“順局”直到南台灣大雨不斷嚴重淹水,蔡英文在嘉義雲豹裝甲車上近乎耍寶式的“揮手校閱”,加上一些類似“突出一個女性攝影師高高在上專拍蔡英文對照人民泡水追罵”的突兀畫面等,蔡英文除了讓自己本來就已經在谷底徘徊的支持度跌到不堪聞問,一連串的“中央‘失’政”也開始產生負面作用,拖累陳其邁和其他縣市民進黨提名的縣市長候選人的支持度。但是,儘管如此,陳其邁依然小心呵護自己的“選盤”,步步為營,他在高雄市自己的“局內”並沒有犯錯,支持度持續大幅度下滑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局外”牽拖力量太大,始終無法止跌。 

  “負債第一”、“人口逃離”讓高雄人的城市光榮感蕩然無存 

  韓國瑜批評高雄市“又老、又窮”,戳破了民進黨表面的那層驕傲,陳其邁的競選主軸也跟著改為“相信高雄”,向選民訴求這場選舉是“相信高雄”與“否定高雄”的選舉。韓國瑜則是打出“喜歡現狀”和“改變現狀”的競選主軸,簡單講就是要在高雄市實現“政黨輪替”、“換人做做看”! 

  韓國瑜主攻,陳其邁主守,韓國瑜高調打空戰宣傳,陳其邁則低調地打陸戰組織。即使一開始選情穩定領先,陳其邁始終步步為營,競選團隊更不敢馬虎,除了立法院的幕僚,市區有市區的幹部、縣區有縣區的幹部,連陳水扁的文宣高手林錦昌都南下坐鎮,緊盯選情變化,從沒有掉以輕心。就只是幾個月前,韓國瑜提出“高雄台北5:2”,把他自己每周的時間分配5天在高雄拜訪,2天留在台北,除了就近靠台北的媒體造勢,也挑起“北漂”議題,凸顯高雄二十年來越來越退步,又老又窮,工作機會少,年輕人沒有發展的空間,號召北漂高雄人返鄉投票。 

  數十年來理所當然的事,今年卻特別不一樣。高雄市不是政經中心,沒能追上台北市,本來是在情理之中,追了數十年之後竟然還被台中市趕過去,讓本來習以為常的事,就變得不對勁了。當林佳龍在台中市敲鑼打鼓慶祝趕上高雄市的時刻,陳菊和她的市府團隊卻只能怪東怪西掩飾長期執政的失敗和無能,再多的蒼白的包裝、再多的狡辯的藉口都改變、遮掩不了被台中市追趕過去的事實。過去儘管只是“老二”,現在卻被陳菊和他的同夥們搞成“老三”,高雄人的城市光榮感蕩然無存,市民至此實在忍無可忍。 

  離鄉背井外出謀生,北漂是無奈的,讓人感傷的,但起碼高雄市還是排名老二,輸給首善之區台北並不算丟臉。如今竟然輸給胡志強建設、林佳龍收割的台中市,高雄的城市光榮感瞬間消失,不管是老的北漂、小的北漂,或留在家鄉沒有外出工作的,驀然回首,發覺高雄市是一個“退步”的城市,很多人都會問高雄究竟怎麼了?讓民進黨執政二十年,民進黨都說高雄市有建設、有進步,那怎麼會輸給台中?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韓國瑜提出北漂議題,不僅觸動了高雄的老北漂、小北漂們心中的感傷,同時也觸動其他中南部各縣市老、少北漂族心中的感傷,大家外出工作,家鄉丟給民進黨在執政,下場都是:再也回不去了!不僅高雄市,各縣市北漂族依舊在北台被高房租、高物價、低薪資壓得喘不過氣,想回家的最卑微想法,卻是遙不可及的奢望,韓國瑜這個賣菜郎近乎農民民主起義“幫我回家”,登高一呼,道出了北漂族對家鄉認同與期待落空的共同心聲。 

  網路聲量如何換算成在地選票? 

  韓國瑜在網路上爆紅,聲量超越保鮮期算是很長了的柯文哲,勇冠三軍。尤其是韓國瑜和成吉思汗健身俱樂部“館長”陳之漢的直播,直播平台熱度飈破700萬,再一次把韓國瑜的網路人氣推向新高峰。 

  面對這樣的變局,民進黨陣營似乎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一下子扯北漂族有多少人?是代理市長許立明口中的1萬人,或民進黨議員說的7萬人,還是韓國瑜認為的30至50萬人?一下子扯韓國瑜“幫我回家”競選影片涉嫌抄襲,中共網軍泡制假新聞;一下子又扯各縣市都有北漂族,高談闊論北漂是假議題……,看來截至目前為止,民進黨仍只想透過狡辯、包裝,掩飾這二十年在高雄地方長期執政的衰敗、貪腐和無能。越描越黑,亂打一氣,把韓國瑜打得氣勢越來越旺。 

  韓國瑜意外成了全面性“反蔡英文”的農民起義領袖 

  “相信高雄”已經壓不住高漲的民怨,不相信高雄要相信誰?蔡英文、陳菊對陳其邁的選情是加分還是扣分?這又是個見仁見智的難題。不過,蔡英文肯定是“票房毒藥”,民進黨宣稱蔡英文親自去幫彰化魏明穀輔選八次,越去支持度掉越多,魏明穀被國民黨的王惠美超越的態勢越拉越明顯,中彰投生活圈影響下,台中市林佳龍選情也陷入泥沼。蔡英文來輔選陳其邁,為了稀釋郭倍宏的喜樂島的“獨氛”,硬生生在高雄搞了一個“反並吞”大遊行,說是要幫他拉抬聲勢,卻把地方層次的選舉跟兩岸關係攪弄、捆綁在一起,其實得不償失。遊行搞大了,犧牲或至少無端耗損兩岸關係將來在地方層級政府對話的可能性;遊行自我克制搞小了,又被自制一個氣勢拉抬不上來的士氣渙散氛圍所損傷,陳其邁在反並吞大遊行這一局只能被迫獨自吞下自己所屬的政黨搞出來這些政治苦果。 

  截至目前為止,國民黨在高雄市所有的正式公開的場子上,所有突然跑來蹭韓國瑜人氣、上台搶到麥克風喊話的“太陽們”,一致而很有節奏地“絕口不提陳其邁三個字”,更別說罵他,或甚至指責陳哲男,因為他們比誰都更加清楚,在高雄這個地方罵陳其邁根本沒票,完全不會讓自己的票變更多!這一局,國民黨罕見地、有節奏地集中精准打擊“反蔡英文”,甚至不是“反民進黨”,因為這一局能贏,必須要有“民進黨黨內反蔡”而“分離投票(市議員投綠,市長投藍)”的淺綠支持者,韓國瑜這個臨時從台北跑來高雄的“賣菜郎”意外讓這局成了全面性“反蔡英文”的農民起義領袖。 

  陳其邁政治包袱何其沉重!陳其邁的選情是被大環境所拖累,而這個大環境,包括蔡英文“中央”執政兩年的衰敝和謝長廷、陳菊高雄市執政二十年的退步。蔡英文的“中央”執政兩年,陳其邁作為英系的重要成員,別無選擇,只能概括承受;但是,對於陳菊及其市府團隊,陳其邁是可以有所選擇的。韓國瑜猛批市政破敗,高雄市“又老、又窮”,所罵、所批的都是陳菊及其市府團隊,最近幾位綠營人士倒戈支持韓國瑜,所罵、所批的,也都是陳菊及其市府團隊。 

  從一些私下的訪談中,不管藍綠陣營,認為陳菊對陳其邁的選情是扣分的,都比認為是加分的還要多很多,除非她最後在選前關鍵時刻真的做出巨大能量的政治動作。但是,從九月底開始,陳其邁陣營卻選擇和陳菊綁在一起,而且越綁越緊,高風險是有的。跨派系“立委”都來擔任陳其邁的競選總幹事,從而“相信高雄”的文宣主軸也加入了另一個“闇黑”基調:選陳其邁,就是肯定花媽12年執政!如果陳其邁和陳菊保持地球與火星的距離,能不能止血還不可知?讓對手拿來作文章或讓黨內有人不高興,內外風險都太大。綁在一起,起碼營造綠營團結的樣子,卻也限縮陳其邁議題發揮的空間。尤其,原先陳其邁的團隊又多了許多上級指導員,整個競選團隊變得龐雜,卻不一定可控,犯錯的空間也變大了,各路“豬隊友”紛紛出籠!在一次雄中校友挺其邁的聚會中,在場的在地社會賢達對此莫不深感悲憤、痛苦,在深刻的危機感中,誓言不管一切就是要力挺其邁到底,但是能有這種訴諸情感的菁英族群畢竟只是少數。 

  高雄市長選戰至今,韓國瑜乘著“反蔡英文”的民意浪潮以一個人打整個民進黨,民進黨則是整個黨以老調打一個人,陳其邁的位置在哪裡?從候選人的個人條件來看,陳其邁的確有很多優勢可以發揮。幾個月來陳其邁陣營刻意低調,同時也把發揮優勢的時機錯過了。等到韓國瑜靠網路高聲量迅速竄起之後,成功吸睛成為選戰的主角,高雄市長的選舉就從“相信高雄”或“否定高雄”,轉變為“喜歡現狀”或“改變現狀”。韓國瑜主導了選戰議題,陳其邁陣營變得很被動,連韓國瑜即興式隨便做個小動作,陳其邁陣營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都要跟著團團轉,跟風反而幫對手不停造勢。 

  高雄市長選舉意外翻轉南北,成為2018年地方選舉的亮點,高潮迭起精彩可期,如果明天就投票,還真是勝負難料。 

  (作者蘇嘉宏,高雄輔英科技大學教授) 

  (中評社)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