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川普終說出中國領導人是敵人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25 12:23:30
  本報訊/用“氣急敗壞”來形容昨天川普的心情一點也不過分。他一連發了12個推特,一邊抨擊中國及中國領導人,一邊指責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是造成美股大跌的主要原因。

  繼川普宣布對中國輸美剩余3000多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以來,中國昨天終於做出反擊,宣布對美國輸華750億美元商品加稅5-10%。美國股市在進行短暫的抵抗之後,一路走低,川普的心情也隨著股市的起伏欲罷不能,立即宣布對中國55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再加5%的關稅。道指大跌2.37%,川普當天發的推特也創下階段性紀錄。

  周五在懷俄明州傑克遜霍爾召開的全球央行年會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鮑威爾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會採取適當措施,保持美國經濟的擴張”,並沒有向市場釋放大幅度降息的信號,令華爾街失望。中國的反制措施及鮑威爾的溫和講話令市場放棄抵抗,股指變成了自由落體。而川普此前已經給出降息1%的“指引”,但鮑威爾全當耳邊風,氣得川普破口大罵美聯儲壞了他的好事。川普告訴記者,如果鮑威爾辭職,他不會阻攔。

  這兩年半來,中美領導人的會晤多有握手言歡,但川普當面說好話、背後捅刀子的事干得太多了,以致中國人習以為常。無論是前不久川普參加諾曼第登陸紀念大會,還是出席大阪峰會,以及中國領導人參加聖彼得堡世界經濟論壇,中美雙方領導人都還以“朋友”相稱。即便是2017年12月18日美國發表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也只限於把中國定義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從對手到敵人,雖是一步之遙,但畢竟還有一層窗戶紙,雙方都不願意捅破。在大阪峰會期間,川普更是表示,“對中國沒有敵意”。但這一次,川普不想再裝了,鮑威爾與中國領導人一併被川普列為敵人,他“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更大的敵人?”

  川普上任兩年多來,全力推進“美國優先”政策,大打貿易戰,在關稅問題上對主要經濟體進行了“無差別”掃射,把全球經濟拖入衰退的邊緣。尤其是對中國的“點射”更是產生了巨大的外溢效應。俗話說,大象打架,草地遭殃。與中美貿易聯繫密切的國家像韓國、新加坡等國,早已怨聲載道,尤其是新加坡總理多次呼籲中美兩國坐下來談判,“美國必須調整心態,接受中國的崛起,而不是試圖迫使小國在大國之間選邊站隊”。但川普根本聽不進去,依然是我行我素,一意孤行。

  上個世紀90年代,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約瑟夫.奈就曾警告過,“如果你把中國視為敵人,他就會變成敵人。”這位學者的話一語成讖。中美貿易戰輪番升級,中美關係也被迫駛向未知的水域。

  在美國上下都感受到貿易戰給底層人民帶來痛苦的時候,川普非但不懸崖勒馬,反而把自己推向神壇,說自己是“天選之子”,“專門是來對付中國的”,川普自詡是帶領美國人民走出大漠的“摩西”,在國內是“抽乾華盛頓沼澤”的第一人。至於這麼多屆的美國總統,統統都是笨蛋,讓中國賺了數以萬億計的美元,這種狀況再也不能延續下去了。既然是中美決戰,就需要承受更多痛苦。而宗教成為川普的救命稻草,至少可以暫時麻痹一下美國人民,跟著這個“混世魔王”走一程也是不得已的選擇。大多數美國農民認為,過去我們很苦,沒人關心;現在依然很苦,但川普關心他們,他們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這就是為什麼最新民意測驗顯示,川普在美國農民中獲得78%支持率的重要原因。

  美國股市被中國打了下去,讓川普參加七國峰會心情不爽。不過,這兩年他參加七國峰會,心情就沒好過。以默克爾為首的領導人怒懟川普的照片曾風靡世界,估計要不了兩年,這幅照片就會成為一幅經典油畫。

  這個周末唯一讓川普來到巴黎稍能提起興趣的莫過於與約翰遜見面了。這是約翰遜當選首相以來的第一次會面,川普免不了給約翰遜硬脫歐加油打氣。難怪有人評論道,七國峰會由去年的6+1變成了5+2,川普也算是找到了難得的“知音”。但兩人的友誼到底能維持多久值得觀察。

  亞馬遜雨林大火燒了一段時間了,以落實巴黎氣候協定為己任的馬克龍當然希望把這個問題納入七國峰會的議題,巴西總統表達了不悅,川普雖對博索納羅表達了援助撲火的意願,但要美國人重返協定,馬克龍很難指望得上他。在遏制中國的問題上,特別是拿香港問題說事,也很難形成一致的聲音。為了避免尷尬,馬克龍早早宣布,這屆七國峰會不再發表聯合聲明,這是七國集團成立44年以來的第一次。

  川普的攪局讓西方同盟面臨解體,更不可能就當前宏觀經濟政策做出實質性的協調。七國峰會對於世界的指標意義越來越小,中美兩國的一舉一動才真正能讓全球資本市場翻江倒海。

  地球圍繞大國轉,更是繞著中美轉,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大趨勢。越來越多的國家看到了這一點,不願選邊站隊成為大多數國家的明智選擇。不幸的是,恰恰是我們身邊的一些人看不清歷史的方向,跪舔美國、甘當棋子,這才是歷史的悲哀。

  既然中美擺開了全面開打的架勢,可以預料,香港這個砝碼在中美戰略博弈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香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必然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二次回歸”既是歷史的宿命,也是中華民族崛起過程中的一門補修課。

  (來源:大公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