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兩岸評論

袁鶴齡:美次卿目的拉抬選情 台恐讓利更多

2020-09-18 06:24:23
克拉奇率訪問團搭乘“灣流五型”商務包機抵訪。(中評社)
克拉奇率訪問團搭乘“灣流五型”商務包機抵訪。(中評社)
  中評社台中9月18日電/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17日抵台訪問,中興大學“國家政策與公共事務研究”所教授袁鶴齡向中評社表示,克拉奇是1979年以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美國官員,對台美同盟象徵意義上有加分,但在實質效益上有限,因為訪台時間點接近美國大選,研判克拉奇此行目的是以拉抬川普選請為主,恐怕要求台灣再度讓利。

  袁鶴齡指出,8月9日美衛生部長阿札爾來訪,蔡政府在沒有對等談判的情況下,片面呼應美國要求開放美豬、牛,喪失台美經貿談判籌碼,如今更高層級的國務次卿來台,本來預期是來主持台美經貿對話,卻遭美方否認。顯然,台美之間互動目標沒有共識,台灣未討到利益,反而可能需要付出更多代價。事實上,在美大選前夕是最不適宜談判的時機,蔡政府若有智慧,應藉此機會把握籌碼換取談判時間,最好等大選塵埃落定後,再擬定談判策略,避免得不償失。

  袁鶴齡,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政治學博士、美國俄亥俄大學國際事務碩士、東吳大學政治系學士。現任中興大學“國家政策與公共事務研究所”教授、中興大學EMBA兼任教授、中華台商研究學會理事長,曾任台中科技大學教授兼國際事務長等職。

  美國務次卿克拉奇率訪問團搭乘“灣流五型”商務包機,於17日下午5點21分抵達台北松山軍用機場,預計18日與蔡英文及民進黨府院高層會面交流,19日出席李登輝追思禮拜弔唁,後返回美國。

  分析克拉奇訪台的影響,袁鶴齡表示,此行創下1979年以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現任美國國務院官員紀錄,這對台美形式同盟的關係來說,確實有加分,美國藉此落實《台灣旅行法》,促成台美高階官員的實際互訪,除了作球給蔡政府,展現台美同盟,同時,美國也藉此達到拉攏台灣、刺激中國的目的,在象徵意義上有促台美雙贏。

  不過,在實質效益上,對台灣的好處恐怕有限,袁鶴齡指出,先前美衛生部長阿札爾來台訪問離開後,蔡政府便無預警宣布開放含瘦肉精美豬、美牛進口,爆發輿論爭議,綠營人士極力對外解釋,此舉為促成台美經貿協定的敲門磚,隨後就傳出克拉奇將接力訪台,並主持“台美高階經濟商業對話”,看起來似乎達到蔡政府預想的效果。
 
  但是在克拉奇正式來訪前夕,蔡政府已宣布不會有美台經濟對話的安排,與先前的說詞產生極大落差。

  袁鶴齡說,針對克拉奇來訪目的,台美雙方目前在檯面上,皆將焦點集中在參加李登輝追思禮拜,先前大眾期待的台美經貿談判,顯然不是此行重點。

  其實,克拉奇並非主掌國際經貿,而是負責美國經濟成長、能源環境等議題,換句話說,克拉奇對經貿方面並不嫻熟,所以代表美國協商台美經貿的可能性渺茫,甚至先前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都否決掉台美FTA,一個非主掌相關事務的次卿要促成台美經貿協定,不只不合邏輯,且短短3天的訪問時間,也不可能達到實質進展。

  既然克拉奇訪台重點不在台美經貿合作,目的何在?袁鶴齡表示,檯面是以參加李登輝追思禮拜的名義來訪,但從時機點來看,因為接近美國總統大選,主要目的八成是為了拉抬川普的選情,很可能要求台灣再度讓利,或許是採購更多美國農產品,甚至是增加對美軍購。就如同美衛生部長以公衛合作的名義來台,結果台灣卻開放了美豬、牛的模式,這也是台灣最需要小心因應的地方。

  袁鶴齡指出,這次克拉奇同樣將與蔡英文等民進黨府院高層會面,假如過程中台美之間可建立互信關係,絕對是好。但就怕雙方會面淪為密室協商,蔡政府重演美豬議題,片面呼應美國要求,把台灣陷入沒有協商空間的窘境,只能任由美國予取予求。

  尤其越接近美國大選前,台灣越不宜與美交涉,袁鶴齡建議蔡政府,若不得不協商讓利,至少要有談判技巧,最好將會面的過程公開、透明化,把台美對話的時間、地點、內容公諸於眾,這就是談判技巧當中的“綁手策略(Strategy of Tying Hands)”,蔡政府可藉此透過民間及在野黨反對的聲音,換取對美國談判的籌碼及空間。

綁手策略意思是指,“我方”與對方在達成協議有某種程度的共識,但是因為“我方”內部有反對聲浪,可以藉此要求對方退讓底線,“我方”不必要全盤接受對方的要求。袁鶴齡說,尤其美台之間權力關係不對稱,在談判桌上,強者一定會占上風,所以台灣更要具有談判手腕。

  其實在國際談判上,“弱國”不一定得退讓,因為“弱國”得不到利,強國同樣也拿不到,所以在談判策略角度,蔡政府必須要有因應作為,袁鶴齡表示,不過在美豬、美牛的處理上,也顯示出蔡政府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後續狀況,令人憂心。